wenli2015 发表于 2015-3-30 19:53:37

协和药物所N老师为SCI文章逼走联培生,愿后来者不要重蹈覆辙!

这是一封联培生写给课题组长的信。出于维持道义,发出来给大家,以求给受害者些许安慰!予后来者一些思考。出于保护弱者的原因,部分字词做了字母替代,文中提到的化合物结构均未显示。
敬爱的Yu(Y)老师:您好!我是组里的联培生z。首先很感谢Y老师能给机会在组里实习,我很珍惜这次机会,在这期间学到了很多知识。所里的学术氛围很好,是普通高校无法匹及的,我很想做到毕业,想在这里多学些技能,不管以后做什么工作,我想这份经历都将是一笔宝贵的财富。但理想和现实还有很大的差距,光是我主观上的意愿是不够的,客观的一些环境让我坚持不到最后。一直觉得您高高在上,我这些小事情不应该叨扰您,我也不喜欢背后说三道四,但怕N老师歪曲事实,所以打算给您写这封信,陈述事情的来龙去脉,供您参考。一、实验进展:来到组里做的第一个植物是zi,从浸膏开始,到之后的萃取到过大孔粗分,各种柱子细分,到液相制备,打谱和送谱,都是我一个人独立完成的。该植物共分到15个左右的化合物,3-4个新化合物(包括一个新骨架,这个新骨架是我独立分到的,另外一组的老师给解出来的)。与此同时,和N老师一起打了很多次的药材,提了很多次药材(包括我的第二个植物bi和不是我做的植物)。还有实验室所有的零活杂活都是我的(报账、结账、拉溶剂等)。植化的前期工作是苦点累点,这无所谓,因为付出就会有回报。但一味的付出,被人指使来指使去,时间长了心里也不是滋味。还有这些活不能都由我来做,我也有课题需要完成,也要自己做实验,也是个学生,我不是来出苦力的,最后,我也是一个人,也需要被尊重。二、事情始终:1. 去年七月到所里,没有住的地方,N老师不管,让我自己找,说如果找不到就让我回去。只身一人前往北京,无依无靠,那种彷徨无助、人情冷暖至今记忆犹新。他跟我说过一个网上的合租房,我找了同学陪我去看房子,一是价钱不是很便宜,二是一间屋子好几十人住,有男有女,都是工作的了,家里人觉得不安全,我和N老师说了,他反而怀疑我到底有没有去看过房子。搬了很多次家,他也从无过问。2. N老师的火气大。常常莫名的发火,怕惹他生气,我每天活得战战兢兢,生怕什么事情做的不好惹他生气。为了讨好他,也给送过几次特产。他不喜欢我和别人有交流,其中包括l师兄和两个师姐。弄得我都不敢和他们讲话。在这边谁都不认识,孤苦伶仃,感觉自己像一个附属品,没有自由。3. N老师心气高,一般人都瞧不太上。他喜欢背后讲别人的不好,z同学,w同学,l同学,s同学,w同学,包括zh教授……他对我老板也不太放在眼里。去年九月当我面他就狠批过zh教授,无论zh教授科研做的好坏,人家来这里进修,终究是一个长辈,对人最起码的尊重要有。还有他吼师姐,感觉师姐好委屈,之所以能够感同身受,因为他也这样对过我,我觉得寄人篱下,这些小事要忍。但慢慢的发现,有些事情不是一味的忍让就可以的,因为这样不能解决问题,反而变本加厉,让人觉得忍无可忍。开始不知道情况,只是听N老师的片面之词,不敢和师姐们接触,但后来慢慢发现,根本不是这个样子,作为一个成年人,我有判断好坏的能力,师姐他们人都很好,知道情况后也很照顾我,让我感到了一丝丝的温暖。4. N老师生性多疑,经常怀疑有人给他搞破坏,还在没有调查清楚的情况下到处讲离开组里的人偷东西(包括z师兄和我)。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是很重要的,信任是基石。5. N老师常会找我签一些发票,直接背面放到桌子上让我签字,我不敢拒绝。这些发票不是我经手的,我只是一个实习生,关于发票的内容我一无所知。6. N老师自己的样品要去打谱,让我帮他装样,溶剂是吡啶。我也知道吡啶毒性大,对身体不好。三、关于文章:之前说好的,zi这个植物给我毕业用,当练手,他不要,随便给我发个文章毕业用。要我好好做后面的bi。直到我在zi中分到了一个新骨架,N老师就改变主意了,说这个新骨架能发个OL,他要要这篇文章,但第一作者最多是我,不挂我导师和学校。我毕业随便发个亚洲天然产物就可以。我当时也不能说什么,虽然是我分到了,但毕竟是在药物所做的,所以就同意了。他不让我和任何人讲分到了新骨架。我不知道他有没有跟您汇报过我的工作情况,还有这个新骨架到底是谁分到的。其实我没把这篇文章看得那么重,只求能够顺利毕业,要不然当时就不会同意。只是觉得做人不能太过分,还有我的这些苦不能白吃。关于文章怎么发,完全听从您的意见,我绝无异议。四、后续:打算回学校前考虑再三,感觉一个人在这边很压抑,没有人倾诉,怕积久成疾,影响我的身心健康。之后和N老师通话说因为个人身体的原因,不在这边继续做了,他爽快的同意了,说我能不能毕业他不会管的。和他相处这么久,他一点不会管学生我怎样,能不能顺利毕业,只在乎他的SCI文章,让人觉得有些心寒。后来N老师问我要新骨架的样品(因为还没养出单晶,数据都没测),我说样品收起来了,回来再说。我不知道这个样品给了他之后,是不是真成他的了,我觉得这个跟他说不清楚,所以和您讲一下,听您的意见,讨个说法(样品还在实验室,我并没有带走,因为我知道我没有带走它的理由)。因为不知道该如何和N老师沟通,电话我不敢再接,然后他给我原来学校的老板打电话,说我偷东西,偷他的样品。还到药物所教育处和保卫科讲我偷东西,我觉得有些过分,第一,这个化合物是我分到的,我只是收起来了,并没有说要拿走;第二,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的情况下,他诽谤我,让我的老板和老师们怎么想,我觉得对我造成了人身伤害。这件事情本应该当面和您讲的,但基于您在休养,学校那边开题走的匆忙,故写这封信来和您交代这件事情,望Y老师谅解。(这次回来主要是寄行李,因为在学校那边什么都没有,没法住。回学校之前N老师还说过好多次让我尽快给他把百公斤的药材提取完。以上,陈述事实,绝无半点虚假,请Y老师明鉴。最后,祝您健康安好!(这件事我本打算只和您反映下,谁知N老师把事情闹到了保卫科和教育处,这个是学生没想到的,给您添麻烦了!)                                                      

lwrobinson 发表于 2015-4-3 00:15:57

如果情况属实,这个N老师应该受点惩罚才是。

zhouxj 发表于 2016-6-22 13:49:08

回复 wenli2015 的帖子

这个确实过分了,我也是做老师的。你现在生活的还好吧,我一直羡慕外面的科研经费和科研条件,看到您说了寄人篱下的感觉,我顿时觉得我还是算了,没有必要再出来继续赌博了。愿你慢慢好起来

wanghq2010 发表于 2016-9-20 21:54:32

这位师兄,你好。我想考药物所的博士,能不能交流一下,想咨询一些相关信息。qq:1439370846。谢谢!

TanJX 发表于 2017-1-14 11:03:07

协和药物研究所的药化课题组?

kxw2017 发表于 2017-6-11 16:30:31

这人叫,倪刚,卑鄙小人,屡教不改,天然药物化学组的,早晚自食恶果,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协和药物所N老师为SCI文章逼走联培生,愿后来者不要重蹈覆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