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科学网 群组 学术科研 数理科学 复杂系统 环与心理(“系统中的环路”之五)
查看: 7056|回复: 0
go

环与心理(“系统中的环路”之五)

Rank: 2

发表于 2014-4-10 16:35 |显示全部帖子

环与心理(一)遗传蓝图

前面讨论过,DNA中的“基因片段”广义环(环A)是包含在另一个“基因开关体系绘就的遗传蓝图”广义环(环B)中的,这种环的包含的方式赋予了个体生命系统强大的灵活性。

下面,我们就来体验一下这种“灵活性”是什么样的。

以人为例,人的DNA大约含有30亿个碱基对,而人体包含的细胞数约40万亿--60万亿个,分子、原子数量更是不计其数,这些物质在这区区30亿个碱基对的驱动下(人体是由最初的一个受精卵细胞中发育而来的),形成了高度有序的结构,要想感受一下这种有序达到了何种惊人的程度,只要看一下人体解剖图和双胞胎就能有一个形象的认识了

这就提示我们,DNA中的遗传信息是高度压缩的。

DNA在构建遗传蓝图时所用的关键技巧,就是上面所说的环的包含。

由于环B的作用域是环A的标准部,而标准部是标识一个环路的关键部分,那么环B实际上是包含了一系列各种各样的环A,而这些环A又可以通过多种多样的串联、并联、浮现、包含等方式叠加起来,环B实际上调控、形成的是一个庞大的环路体系。

B所代表的遗传蓝图实际上就是一系列基础的规则,在构建生物体以及生物体的生命史的过程中,除这些基础规则之外的信息是以直接或间接的方式从外部环境中摄取来的,即通过与环境之间建立反馈机制而获取信息,这种方式使这些“基础规则”能够在运行过程中不断的补充新的信息,进而形成了包含巨大信息量的生命系统。

由于我们生存的环境中有很多因素是高度相似的,所以为了能够形象的感受一下这种在环境中摄取信息的方式,需要一些极端一点的反例:

小儿麻痹症是一种神经系统的损伤,虽然这种损伤不会直接影响其它身体部位的基因表达,但是由于受伤神经所控制的部位(比如腿)不能在神经系统的控制下与环境进行良好的互动,这些部位就会出现发育异常(如腿的萎缩、短小),这就是遗传的“基础规则”不能在环境中摄取足够信息而导致发育异常的例子。

有骨折经历的人都会知道,如果骨折的部位(比如手)由于石膏、支架的固定较长时间不运动的话,肌肉就会僵硬,拆除石膏或支架后就需要长期、痛苦的恢复锻炼才能使肌肉恢复原有的功能。由此可见,即使对已经发育成型的肌肉组织而言,一段不算太长(两三个月)时间的与环境的隔离也会导致其功能故障。

遗传蓝图的表达是离不开环境的,遗传密码的解压需要从环境中摄取大量信息,但是,只要能够保证提供恰当的环境,遗传蓝图就会相当精确的展开,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才认为在环A的基础上浮现出了一个新的环B。虽然我们尚不十分清楚环B的标准部具体包含那些规则,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些规则是确定的,否则遗传蓝图展开的结果就不会如此确定。

(插一句,环B除了采用环的包含的技巧的基础上,发展出了一些常用的技巧,例如:

现实的环境中会有种种干扰,为了消除这些干扰对构建生命体的不良影响,环B采用的技巧之一就是建立趋稳体系,即偏离某一标准的正向和负向的事件都会被纠正,也就是说,B包含的环路大多是由两个对称的广义环组成的趋稳环路,推动生命系统趋向于某一稳定的标准,这是消除干扰的一个有效的办法。例如,血液中血糖低时,人就会产生饥饿感,然后就会吃东西,然后血糖就会升高;血糖含量高时,身体就会启动产生脂肪的机制(或者其它降低血糖的机制),把血液中多余的糖分转化为脂肪储存起来,血糖就会降低。

由于环B实际上是一个复杂的规则体系,这些规则之间难免会产生矛盾和冲突,因而需要把这些规则整合在一起,环B采用的另外一个常用技巧就是建立协调体系,也就是说,在子环路上叠加新的上层环路,进而使子环路受上层环路的调节,使各个子环路的行为协调起来。例如,各种各样的生命个体往往都会建立其化学信号系统,通过化学信号协调各部分之间的行为。)

环与心理(二)免疫

化学信息协调体系的一个杰出代表就是免疫系统。

B是包含在进化这一更大的环路之中的,环B中包含的规则是在进化机制的筛选过程中逐渐沉淀下来的,越是经的起时间检验的规则,沉淀的越稳固。

也就是说,外部环境中的越为稳定不变的因素,在环B中越有可能转化为确定的规则。

我们知道,生命体生存的环境中的很多因素其实是相当稳定的,如温度、湿度、空气成分等因素波动的范围其实不大,所以环B在构建生命体时针对这些因素往往采用比较确定的规则,这也是我们的身体在解剖结构上如此相似的原因。

这是进化的积累之环的一个内在的特点。

而对付环境中灵活多变的因素,采用确定的规则就不灵光了,这时环B就通过环的包含的技巧来应对。

这一点,在免疫系统的建立、运行过程中反映的很明显。

免疫系统的任务简化来说就是两点:1、区分自身的(或者说有益的)生命物质和外来的(或者说有害的)生命物质。2、把侵入的外来的(有害的)生命物质消灭掉。

从上面可以看出,免疫系统在逻辑上是一个典型的环路,这一环路的标准部就是“区分自身(有益)的生命物质和外来(有害)的生命物质”。

但是,这一标准部是不那么容易建立的。

这是因为,“自身的物质”特指的是“自己”这一单一的生命个体,如果不能区分别的不同与“自己”的同种生命个体的话,免疫系统保护自身的功能就会大打则扣(疾病更容易通过血液、唾液等包含异体生命物质的体液传播),其在进化上的积极意义也会大打折扣;此外,“外来的生命物质”也是多种多样的,细菌、病毒等有害的病原体是十分多变的,例如,人的一生过程中就有可能经历同一病原体的不同变体导致的不同疾病(如人一生中的多次感冒)。

因此,免疫系统在构建其标准部时,就广泛采用了从内、外环境中摄取信息的方法。

例如,造血干细胞经血流迁入胸腺后,先在胸腺的皮质部分增殖分化成T淋巴细胞。这些初生的T淋巴细胞主要是按照遗传指令构建的,这些初生细胞在由胸腺的皮质部分进入髓质部分的过程中绝大部分都会死亡(超过90%),只有少数的会生存下来,这一过程就是免疫系统对自身的(或者说有益的)生命物质进行识别的过程,少数生存下来的T淋巴细胞是对肌体内环境有效识别的细胞,不能胜任这一任务的细胞都被淘汰掉了。

上面的过程其实就是一个广义环,其功能是减少甚至是消除不能识别肌体内环境的T淋巴细胞、加强能够识别肌体内环境的T淋巴细胞。

这个广义环的输出部其实就是免疫系统标准部的一部分:“区分自身的(或者说有益的)生命物质”。

胸腺在青春期后就逐渐退化、消失,其原因就是人体最健康的一段时间就是青春期前后的一段时间,胸腺在建立起免疫系统对肌体的“识别标准”之后,在身体状况走下坡路之前关闭了对“识别标准”的调整功能,确保肌体以后出现的变异细胞、死亡细胞、癌细胞、肿瘤等异常生命物质不会被添加到正常“识别标准”之中,进而使免疫系统对异常生命物质可以有效的识别、消除。

T淋巴细胞自胸腺迁移到周围淋巴结后,再进行进一步“区分外来的(或者说有害的)生命物质”的训练,发育成成熟的淋巴细胞。胸腺退化后,周围淋巴结又肩负起训练新的淋巴细胞“区分自身的(或者说有益的)生命物质”的任务,只是这次“识别标准”是固定的了。

环与心理(三)记忆与遗忘

免疫系统表现出了出色的从从环境中摄取信息建立环的标准部的技巧,以应对灵活多变的肌体内外环境。

而真正把这种技巧运用到登峰造极的是神经系统。因为神经系统需要应付的,是更加灵活多变的环境。

植物和单细胞生物主要用化学信号来建立协调体系,神经系统主要是动物才运用的协调体系,各种各样的动物从本质上讲都是掠食者,它们的生存方式决定了它们不能像植物一样自给自足,因此决定动物能否生存的环境因素不但包括温度、光照、水分等较为恒定的因素,也包括食物源的变化、猎食者的变化等动态因素,所以越是能够适应灵活多变的环境的动物往往越能获得更有利的生存机会。

3.1基础记忆

个体的神经系统在最初建立的时候就采用了与上一节提到的免疫系统所采用的相似的技巧。在最初搭建神经系统的时候,往往会产生很多的神经元,而随着生命活动的开展,能够有效传递信息的神经元活下来并发育的更为健壮,那些得不到信息刺激的神经元则逐渐萎缩、消失了。

这就是神经系统最原始的记忆功能。

这种功能记忆往往也会像胸腺的退化一样在合适的时机关闭其调整功能。例如:

如果把初生的小猫的双眼蒙上一段较长的时间,这只猫长大后视力就会减弱甚至失明,即使此后一直生活在有合适光线的环境中也没办法完全恢复了。这就说明猫的视神经发育存在关闭调整功能的现象。

人的语言功能发育也存在类似的特点。

其实这种现象在动物的神经系统发育中是普遍存在的一个特性。

之所以存在这种特性,其一是因为动物整个生命过程中有可能会经历各种各样的危险经历,以视神经的发育为例,如果其调整功能不能及时关闭的话,那么一只成年猫如果由于某种意外较长时间处在黑暗环境中,其视力就会被削弱,脱离黑暗后就不得不用较长时间来重新恢复视力。其二是因为早期的神经系统包含的是下一步神经系统发育的基础规则,而如果这些基础规则不能在恰当的时机固定下来的话,那么建立在这些基础规则上的新的规则就随时面临着垮塌的风险。例如人一旦学会一种语言,就会以这种语言为基础建立其思维、逻辑体系,所以人学会语言后基本是终生不会忘记的。不过有些情况下,这种由基础规则变动造成的上层规则的变动也有有利的一面,例如人在青春期的时候性格会发生较为显著的变化,对父母的依赖减弱了、独立意识增强了,这就相应的减弱了依赖父母的思维模式、增强了独立自主的思维模式,从而为向成年人转变做好了准备。

换句话说,能够在恰当时机关闭调整功能的神经系统,是一旦记住就不容易遗忘的一种记忆机制。

这种记忆机制记忆的仍然是在生命体一生的时间跨度里相对稳定的因素。

上面所讲的那个青春期的例子提示我们,对于更多变的因素,遗忘的功能也相当重要。

3.2遗忘与抽象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中有这样一个情节:大盗找到戈西母的家后,用白粉笔在大门上画了一个记号,免得来报复时找错了门。马尔基娜外出办事,看见了门上的那个白色记号,料到这是有人故意做的识别标记,于是她就用粉笔在所有邻居的大门上画上了同样的记号。后来大盗首领发现每家的大门上都画着同样的记号,就无法区分出戈西母的家了。

遗忘则是一个相反的过程:把不常用的信息擦掉,把常用的留下。

这是一个重要的环路。我们很容易就能看出,这是一个积累之环。

人在生活的漫长的时间里,会临时记住大量的信息,这些信息的绝大部分很快又被忘掉了,留下来的是那些被反复使用的信息。

这一过程保证了:那些越是常用的信息,越被保存的稳固。

这里“常用”二字,往往不像字面上看来那么简单。

在自然环境中,具体事物常常是多变的,但事物之中的规律却有可能是较为固定的,在社会环境中,这一点更为突出。所以,经过遗忘机制筛选后留下来的常用信息,可能是具体的由感觉器官传递来的信息,也有可能是信息与信息之间的联系,还有可能是联系与联系之间的联系。

于是,神经系统的发育、运行过程中,在记忆与遗忘这一基础的环路上,包含叠加了一层又一层的环路,把外部输入的信息中的反复出现的因素一层一层的提取出来。

这就是记忆与遗忘的环路的神奇特性,即对外部系统进行抽象,提取深层次的有价值的信息。

(插一句,我们常常因为记不住单词、人名、电话号码等事物,而羡慕那些天生具有超常记忆力的人。

实际上,如果遗忘机制不能正常发挥作用,带来的往往是十分严重的后果。

电影《雨人》中的那位自闭症天才“雨人”,可能就是这种受害者。

由于不能适当的遗忘,“雨人”迷失在细节信息里,无法提取出重要的抽象信息,进而在语言、理解他人情感、社会交往等基于抽象信息的思维方面存在重大缺陷,导致其生活无法自理,最终很有可能因无法留下后代而被进化所淘汰。

补充一点,自闭症的具体病因多种多样,像“雨人”这种记忆天才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3.3指针

记忆和遗忘往往不会单独发挥作用,这是因为区别有用与无用的信息往往需要一个起始的标准,例如视神经发育前先要有眼睛和大脑,然后才能以“能否有效的在眼睛与大脑之间传递信息”为标准对神经元进行筛选。

这种最初的“记忆指针”往往是由遗传规则确定的,遗传蓝图在构建大脑的过程中确定了基础的规则,然后由记忆和遗忘机制发挥作用来构建具体的细节。

在这方面值得注意的一点是,记忆和遗忘机制并不是单独的一套系统,而是在大脑功能中的不同层面反复浮现出的一种机制。例如,上文所提到的基础记忆是以神经元的优胜劣汰为基础的,而对一句话、一张照片的记忆则是以神经突触连接或神经系统中传递的电化学信号的改变为基础的,不同的记忆遗忘机制在逻辑上处于不同的层级。不同层级的记忆遗忘机制需要由不同的“指针”来引导。

环与心理(四)快乐与痛苦

感情,是指导记忆遗忘机制的一个基础的“指针”。

感情从本质上讲,其实就是基因在大脑中预先录入的“引导程序”,是一种先天的思考和行为规则。

感情这种“引导程序”实际上是一系列基本程序的集合,例如,人的食欲就是由对饥饿感的逃避、对特定味道(甜、咸、香等)的趋向等一系列子程序组成;人的性欲也是由对异性容貌的趋向(这也是由一系列更基本的子程序组成的,如男性喜欢女性的白净的皮肤、乌黑的长发、明亮的大眼睛、苗条的身材等)、对获得异性喜爱的趋向、对性活动的趋向等一系列子程序组成。

不过总的来说,这些程序大致可以分为两类:趋向性的和逃避性的,通俗来说,就是快乐与痛苦。

快乐与痛苦也是一对对称规则,组成了一个趋稳环路。这一趋稳环路将人类的思维、行为锁定在遗传基础规则确定的大的方向上,在此基础上,再从环境中摄取信息,构建起复杂的环路体系。

4.1C

感情是一系列的规则,有些是具体的,指向性很明确。例如,爱情、性欲构成的规则体系中就有很多具体的规则,男人对什么样的女人是美丽的,大多采用十分相似而具体的评价标准。

这些明确、具体的规则大多指向的是在生物进化过程中很重要的具体事物,这些具体事物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是稳定存在的。

但是,其它大多数“稳定的重要因素”不是那么具体的。

前面提到过,具体事物往往是多变的,但事物之中的规律却有可能是相当稳定的,这就导致进化在感情体系中记录下的很多规则不是具体的,而是抽象的。

不管是具体的还是抽象的,这些可遗传的思维规则是确实存在的。为了以后方面的引用,我们就把在环B基础上浮现出来(或者说包含)的、由遗传决定的情感规则定义为环C

进化心理学告诉我们,我们情绪、思维、心理中的很多弱点来自于我们祖先长期生活的采集、狩猎环境,这一点无疑是正确的,但是,进化在环C中积累下的更多的是很有价值的规则,原因就是环C中的很多规则是高度抽象的,这些高度抽象的规则指向的是内、外部环境中高度稳定的因素,所以这些规则至今仍然适用。也就是说,是进化之环积累在环B中的“可遗传的智慧”

例如,“幸灾乐祸”的心态广受人们诟病,但实际上这种情绪是基于环C中的这样一条规则:如果自己比别人优越,就感到高兴。这条规则产生“幸灾乐祸”这种结果实际上是一个副产品,更多的情况是推动人们依靠自己的努力变得比别人优越,这样一条规则无疑是古今通用的,也是在大多数情况下对使用这条规则的个体有利的。

4.2封装

虽然环C中包含着诸多规则,但仅仅靠这些规则来应对复杂的外部环境显然是不够的,环C的真正魔力在于它是一个调节记忆与遗忘机制的“指针”,可以引导神经系统在环境中摄取信息。

C的工作原理是:如果一条信息可以“带来快乐或减轻痛苦”,那么就把这条信息与“快乐”联系在一起,这条信息“带来快乐或减轻痛苦”的次数越多、强度越大则与“快乐”的联系越紧密,足够紧密的话就会“封装”在一起,成为鉴别新的信息的标准。

反之,如果一条信息可以“带来痛苦或减轻快乐”,那么就把这条信息与“痛苦”封装在一起。

如果一条信息既不能带来快乐,又不能带来痛苦,那么就会进入遗忘程序,逐渐被消除掉。

如果一条信息或规则与相关的感情封装起来,那么就相当与在环C上叠加了新的环路,一旦与新环路有关的信息输入的话,就会触发环C,也就是说环C的输入部扩大了。环C上叠加的环路越多,则整个环路体系的输入部越广,#值越大,应对复杂情况的能力越强。

通过这种方法,环C与记忆遗忘机制一起,引导神经系统在环境中摄入信息,建立起复杂的环路体系,越来越熟练的应对环境中的复杂情况。

(插一句,科幻电影中常有这样的情节:一个机器人聪明到一定程度就拥有了感情。

上面的分析提示我们,实际的情况可能恰恰相反,如果人们想制造一台能像人类一样思考的机器人(即仿人人工智能)的话,首先应使这个机器人拥有和人类相似的感情,即模仿环C为机器人预先编入合适的“引导程序”。

再进一步说,如果不能直接或间接的运用环C中与语言相关的基础规则来编写程序的话,计算机可能永远也无法像人类一样与人类对话。上句中“直接或间接”意思是:要么人类直接破译出环C中的相关规则,并用来编写程序;要么通过大数据分析、人机互动等方法通过程序摸索出环C中的相关规则,并加以运用。)

4.3个性

C本来就是由一系列的规则组成的体系,随着大脑的发育和发展,在这些规则上封装的新的规则就会越来越多,组成了错综复杂的环路系统。

这个“错综复杂的环路系统”中的各项规则和信息往往通过这样那样的方式相互交织,结合成一个整体,共同构成了对环境中摄入信息的评价“指针”。前面谈到过,神经系统从环境中摄入信息是通过互动、反馈的方式,也就是说,这个整体性的指针代表的是个体对环境中的信息的评判标准和做出行为的行为标准,通俗一点说,就是人的个性。

由于个性是在环C的基础上通过从环境中摄取信息来建立的,所以个性不但与环C中的基础规则有关系,也与个体的生活经历有很大关系,也就是说,与个体曾经接受过的带来快乐和痛苦的信息有很大关系。

例如,有些人比较外向,这种个性的形成可能就来源与以前与人交往中的快乐体验,带来这种快乐体验的,可能是在与家人、朋友中的互动形成的;也可能是来源于第一次与陌生人打交到时的快乐体验,以及这种体验随后带来的更多的快乐体验;还有能是来源于不善于与人交往带来的挫败和随后通过积极与人交往带来的成功体验。

有些人对来自他人的压力比较敏感(多为内向的人),也可能是源于以前有过多次这样的经历:由于对长辈、领导等人施加的压力敏感,促使自己采取行动(很多时候是按照长辈、领导的要求做事),进而减少了麻烦和痛苦,久而久之便形成了固定的“封装”规则体系,以至于与人交往常常会感觉到压力,进而会为逃避这种压力而尽力避免与人交往。

有些人比较易怒,则可能人源于曾经多次采用发怒的方式迫使他人服从自己,进而达到了自己期望的目的,这种实现目的的快感促使越来越多的信息与愤怒“封装”起来。由此我们可以进一步推断,处于强势地位的人(如家长、领导等),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易怒的个性,因为他们更容易通过愤怒来迫使他人按照自己的意图行事,因而也更容易在愤怒这种情绪中封装很多信息。事实上,如果我们认真研究一下历史,就会发现很多著名的领导人都有易怒的个性,而且很多人把愤怒作为领导方法的一部分,不过这种愤怒大都会被理智的控制在合理的范围内,有些人甚至会从理智出发来创造“伪装的愤怒”。

4.4社会化感情

愤怒是一种有意思的情绪,它不能被简单的划分到快乐或者痛苦中,确切的说,它既带有快乐的成分(愤怒会给人带来一种宣泄的快感,而且如果通过愤怒迫使他人服从将会带来更大快感),也带有痛苦的成分(没有人愿意那种导致自己愤怒的事情发生,因此确切的说愤怒是由痛苦而引发的情绪),实际上,愤怒可以看成是这样一种行为规则:由痛苦引发,并试图将痛苦转化为快乐。

这样一种复杂的情绪却是一种人人都具有的情绪,这就说明这是一种很重要的情绪。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其承担着重要的社会功能。

愤怒可能最初源于动物的斗争本能,即:向对自己构成威胁的人发动进攻。

但是如果真的发动进攻,就有可能对自己也造成伤害,甚至造成“河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局面,因此把愤怒的情绪通过表情、声音、动作等方式传递给他人,通过“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方式达到目的,不失为一种明智的选择。

于是进化之环把愤怒打造成了一种社会化的情绪,其目的是向他人传递一个信息:按照我说的做,否则我可能会向你发动进攻。

除愤怒之外,社会化感情有很多,“哭”就是一个有代表性的例子。

人类是唯一会哭的灵长动物,恐怕也是在哺育幼儿方面花费精力最多的灵长动物,人类的婴儿是伴随着啼哭声来到这个世界的,哭是婴幼儿与父母交流的“第一语言”,有经验的父母甚至能从婴儿的哭声大小、方式、时间等因素中判断出婴儿啼哭的原因。

哭的能力对于人类婴儿能否得到父母的恰当的照料、能否健康的生存下来至关重要。

婴儿的哭声是由婴儿的痛苦引发的,带来给父母的也往往是痛苦的情绪,有人研究过,婴儿的哭声频率占用的是人的听觉中让人感到最不舒服的频段。

婴儿就是用这种方式把痛苦传递给父母,并使父母采取行动,消除婴儿的痛苦。

(插一句,“哭”这种情绪化的行为还带有一个有意思的特征:流泪。流泪实际上是一种标识情绪真实性的符号,不是经过专门训练的人,伪装痛哭流泪是很难的,这种附加“真实性的符号”的社会化情绪无疑有较好的保真效果,因而更容易伴随人类的进化而被广泛采用。)

愤怒也有对应的情绪:恐惧或愤怒。一个人的愤怒引发的可能是他人的恐惧和服从;也有可能会引起他人以愤怒作为回应,使对抗升级,最终可能真的发展成为“进攻”。

社会化感情在人的神经系统发育过程中很有用,因为它可以帮助人从社会环境中摄取信息。因而,社会化感情在人学会社会规则、理解他人意图、学习语言等方面具有基础规则的作用。

社会是一个复杂的系统,与社会互动也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因而人类借助社会化感情的大脑中建立起的是极其复杂的环路体系,这个体系中的环路之间难免会有矛盾和冲突,因此需要一个新的“指针”来统筹协调。

环与心理(五)注意与忽视

5.1行为型注意

在人的思维体系建立的过程中,通过记忆遗忘机制、快乐痛苦机制会叠加上各式各样复杂的环路,但是在人做出具体行为时,环路与环路之间可能会发生冲突,做出相互矛盾的反应,例如,当带有一定危险的紧急情况发生时,愤怒的情绪上叠加的环路可能会做出“进攻”的决定,但恐惧的情绪上叠加的环路可能会做出“逃避”的决定,由于行动是一个统一的出口,因此必须有一种协调机制在诸多环路中做出取舍。

担负这种任务的,是这样一种机制:一种环路得到足够的刺激就会兴奋起来,同时这种兴奋会对其它与之相矛盾的环路予以抑制。

这样一种凸显局部环路的机制使人的行为具有统一性,用通俗概念描述,这种机制这就是注意。

注意机制会反作用于信息的输入环路,兴奋起来的内部环路通过调节负责信息输入的环路的标准部,给不同的输入信息赋予不同的权重,与兴奋环路相关的信息被赋予较高的权重,无关的信息则会被赋予较低的权重。

被赋予较低权重的信息实际上是在在刚刚进入信息输入环路的过程中就被舍弃了,这是一种比遗忘机制更为快捷的信息舍弃机制,这种机制就是忽视。

在注意与忽视这一“指针”的协调作用下,信息被有选择的摄入到神经系统中,信息中更深层次的内容被更高效的提取出来。

另一方面,通过前面的分析还可以看出,注意机制并不单单是一个局部兴奋的环路,其它被抑制的环路并不是完全静止的,一旦有足够的信息刺激这些环路,使其它环路的兴奋会超过原来的局部环路,注意就转移到新的兴奋中心中了。

况且,局部兴奋的环路上还叠加了种种其它的环路,例如,有一种环路的规则是这样的:对与记忆中显著矛盾的信息予以很高的权重。人们往往不会对家中熟悉的摆设予以特别的注意,但是,如果一张桌子被挪到了其它位置,人们往往会对这一与记忆中不同的信息予以高度注意;再如,还有一种环路的规则是这样的:一个环路如果长时间兴奋,对这一环路的抑制就会越来越强。长时间从事某一固定的工作,人就会感到疲倦、厌烦,即使对这一工作是原来很感兴趣的;更为常见的环路是:局部兴奋的环路从根本上讲,是靠环境中的信息刺激来维持的,如果这种刺激变得不够强烈了,这个局部环路就会由兴奋转为抑制。

这些叠加的环路是注意机制的整体协调体系(在一定意义上将也是一种忽视机制,即在特定条件下忽视现有兴奋环路),可以防止局部兴奋的环路形成过强的正环(兴奋环路对导致其兴奋的信息予以注意、其它信息予以忽视,进而对其它环路予以抑制,这实际上已经够成了一个正环),以使人随时准备好应对灵活复杂的情况,同时也创造了这样一种机会:各种各样的信息输入神经系统与已有环路竞争。

总之,由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注意与忽视机制提取的是这样一些信息:过去的经验证明有用、目前的行为反馈证明有用、因此将来很可能仍会有用的信息。

(插一句,从上文中的表述中可以看出:注意与忽视机制在大量的复杂环路中是可以自发涌现的,这是因为一旦某种环路具有“对导致其兴奋的信息予以注意、其它信息予以忽视,进而对其它环路予以抑制”的正环特征,那么这种环路在神经系统发育中就会具有内在的“消除混乱、形成秩序”的驱动力,进而越来越明显的凸显出来。)

5.2社会型注意

自然环境中的信息大多比较稳定,要么具体事物是稳定存在的,要么是事物之间的规律是比较固定的。但是,社会环境就往往会复杂的多,社会规则是建立在人与人之间的共识之上的,一旦这种共识变化了,社会规则就会变化,而这种社会规则如果不是依赖于相对固定的因素(如自然环境、物质财富等)的话,可能的变动空间是很大的;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行为规律的提取,可能会随被提取人而变化,也有可能随提取人的信息储备而变化,更有可能随两人之间的互动而变化。

因此,基于社会的注意忽视机制难免会复杂一些。

5.2.1基础规则

首先,基于社会化感情,人会在思维体系中叠加多种信息和环路。前面第三章曾经提到过一种“标准化”的现象,即一种可复制的规则如果被大多数个体所采用,那么这种规则就会有一种复制的优势,形成一个基于复制的正环,这种规则就具有了自我加强的优势。

在人的进化过程中,得到“标准化”的社会规则会对人的感情体系进化产生反作用,促使进化进制在人的遗传信息中添加有利于这种社会规则的情感机制。

在遗传和“标准化”两种力量的冲突与合作过程中,造成这样一种现象:人类的社会思维普遍采用基础的规则。

例如,人基于家庭这一基础的社会组织发展出了一系列的基本社会规则:对亲人、朋友的情感依赖;对长辈、强者的服从;对群体的认同和对敌我、好坏人的区别对待等等。

更为普遍的是人们会普遍采用一些抽想的规则(抽想规则往往更能代表稳定的因素):从众,即倾向于采用他人广为采用的思维方式;使自己在某方面比他人优越(这一点在前面讨论过);倾向于获得他人的认同等等。

不过,在基础规则方面,最有代表性的例子是语言,因为语言在人的社会活动中占有核心的基础地位,这一点在第二章中已经系统讨论过了。

5.2.2语言

语言一方面是标准化的社会规则,另一方面也是人的思维基础,这是因为,人在使用语言时,往往需要调动大量的思维环路,而且也必须调动大量的信息和环路,才能确保通过语言这一载体进行充分的交流、沟通。

话必须一句句的说,而且需要采用恰当的语法结构说出来,这就是说,人在说话的时候需要采用与前面所讲的与行为注意相似的方式来凸显出恰当的局部环路。

但是,又不能仅仅局限与局部环路,人在通过语言交流时,需要能够及时、准确的调用大脑中的相关信息,还常常需要根据谈话的进展适时转变话题。

也就是说,为了说话,人类在基础的注意机制上,又叠加了一层层的上层注意机制以协调下层注意机制,最终形成了全局性的注意机制。

在此基础上,还衍生出了一些功能,例如,人在说话前、交谈中,往往会通过调动“全局性的注意机制”进行“预思考”,这就逐渐形成了运用言语中的逻辑进行内部思维的过程,这有点像在大脑中自己同自己对话,久而久之,便形成了注意机制的内部运转过程。

这种内部运转机制使人可以做出理性(基于语言中学来的逻辑)判断、长远计划,而在社会环境中这往往很有用,所以随着人思维的发展,这种内部运转机制发展的越来越复杂和灵活。

用通俗的话讲,这就是意识。

5.3意识与潜意识

从上文的讨论中可以看出,意识是在社会化基础上形成的注意过程,与言语有很强的关联。因此,意识往往运用的是可以通过语言来表达的规则,形成的也往往是可以用语言表述的陈述性记忆。

但是,意识调动的大多是一些社会化、语言化的思维环路,对其管辖范围之外的思维环路则大多不会通过直接的方式予以调控,甚至是基本不调控。

这些意识不直接调控的思维环路,就是潜意识。

例如,人往往不能通过主观意识来调整自己对一件事物的喜恶,喜欢还是讨厌一个事物是以往的经验在快乐痛苦机制上叠加的环路,这种环路对意识来说大多是“底层环路”,所以只有偶然的情况下,人才可以通过调整对记忆中某些信息的判断来改变自己的喜好,这种改变大多是通过调整全局性的、语言性的注意机制来进行的,只对特定的事物有效。

再如,学习写字、驾驶汽车是在大脑中建立功能性的环路,这种学习是不能通过单纯的主观意识来完成的,必须通过实际操作,虽然可以通过意识的全局性注意来引导,但不能独立完成。而使用这些功能性的环路时,意识有时也可以“放手不管”,熟练的驾驶员在熟悉的道路上驾驶时,有时会进入“自动驾驶”的状态,头脑中思考其它问题,只有在出现特殊状况时才进入有意识驾驶的状态。

更为重要的是,人的大脑中的很多智慧是存储在意识管辖范围之外的环路中的,例如,个性就是基于长期生活经验沉淀在快乐痛苦机制上的智慧;直觉是基于多种模糊信息的相似性沉淀在记忆遗忘机制上的智慧。人类生活中的很多判断是基于这些潜意识做出的。

环与心理(六)模仿与创新

从意识的运行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这样一种趋势:通过社会化感情和语言学习“规则”,然后通过意识的注意机制来灵活的调用这些“规则”。

在此基础上,就会浮现出一种新的环路:模仿与创新。

第二章中讨论过,从根本上讲人类的智慧是从模仿的基础上发展来的。

创新则是对模仿进行调节的过程,实际上就是把模仿来的各种规则和信息进行重新组合(很多情况下重新组合的方法也是模仿来的,因此从一定意义上将就是通过注意机制,调节模仿来的规则的层级和权重),然后通过环境反馈来检验这种新组合,好的留下、不好的舍弃。

这种环路赋予了人基于意识创造新的思维环路的能力,而这种能力对应付灵活多变的环境往往会有很好的效果。

从上面的讨论可以看出创新的三个要素:模仿、组合、检验。

从一定意义上将,创新就是第二章中讨论过的“第二生命界”的生命之源,新的“第二生命”就是从这里诞生的。

(未完待续)

PS:文中只列举了很少几个环C中的规则,欢迎大家继续补充完善。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7-21 10: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