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科学网 群组 学术科研 生命科学 生机—生命科学论坛 在一元论模型下的物质与生命及本质特性
查看: 12263|回复: 0
go

在一元论模型下的物质与生命及本质特性

Rank: 2

发表于 2014-9-15 17:32 |显示全部帖子

在一元论模型下存在于自然世界的一切,无论是物质还是生命都脱离不开现实和终境的统一性。这样作为物质就没有绝对单独存在的物质,它的存在必须也是必然是与物质场统一不二的。而作为物质场来说在自然宇宙空间同样没有绝对独立与整体物质场所分立场存在。并且物质场的产生没有凭空而产生,它的产生都是来自于物质的。这样物质与物质场的统一性就是物质与宇宙空间场的整体统一性,而物质与物质场的统一相则是物质与宇宙空间场的整体统一相。在此本质特性下生命的存在亦复如此。

生命与物质:

生命与生命场是一个整体不二的存在,它们并不两分各自独立彼此没有联系和作用关系。真相是它们完全是一个整体,生命不能离开生命场的维系。相反生命场也是只存在于生命之上,虽然终极宇宙空间场是永恒而恒量的。犹如物质一切分系统的分立场与终极空间场都是统一的,但其自身当分立物质存在分立场则存在,当分立物质不存在分立场即亦不存在。相反当场亡,物质即亡。当场在,物质即在。因此一切现实的生命都与自身生命场紧密相连,它们在形式现象上是完整的一个,在本质特性上同样是完整的一个。它们互为渊源,使能量“永存永动”,这就是“系统”这个存在的完美使它体现独特,并且与奇迹相融或者相连。

当生命与生命场统一不二,理解和认识生命就不能离开了生命场的一面。如果离开了那一面其理解和认识就一定不准确及至不正确。这样在生命这个现象就存在了生命场健康,生命就健康;生命场不健康,生命就不健康。生命场烦恼生命烦恼,生命场不烦恼生命就不烦恼;生命场愉快生命就愉快,生命场不愉快生命就不愉快的一系列现象和本质特性。现实生命场的一切状态性质都与生命紧密相连。因此当我们说自己的胃正在感到饥饿,实质是我们的生命场正在感到饥饿。而生命自体现象出现的一切疾病实质的都是自体生命场的疾病。

在生命的一切疾病现象没有脱离生命场的真相下,生命所经历的一切疾病现象就都会刻录在自身的生命场上。但生命场一般生命不易亲见,如果人类最高级最先进的设备仪器能够检测到它恐怕也是需要自身在性质上的因素,因此体现出反转录模式的共振。但生命场是实有存在的,完全离开了生命场的生命就离开了终极宇宙世界关于系统这个模式的存在。这是说生命离开了自身依持的源,也是离开了平衡性和平衡机制。这样的“生命”就是必须消失的生命,而向这个方向滑落趋进的过程就是生命一切疾病从小到大开始和发展的过程。相反在生命得以体现健康的实质则是行走在该过程的逆过程。

本质与特性:

在广大的宇宙空间,物质的存在比生命要多得多。由于没有生命能够像星体那样的生存,像一颗星那样大的存在于一个星系。或者它本身就是一个星系,直至更大。生命的存在不是这样,现实下它们都是存在于某一个行星性星球上,而恒星上又是绝对没有生命。这样生命量与物质量比较起来在宇宙空间的存在就相差盛远。而当它们各自秉持的特性完全不同时,生命最清楚的就自然是生灭性。这是它们最理解和能够认识的自然性质,并且它们就存在于这样的性质。但自然世界的物质一切星之存在都是以着不生不灭的特性和本质存在着。它们也体现着这种特性和本质。由于它们在宇宙空间的质量数量是第一位的,并且占绝对优势,这样宇宙世界的本质真相和特性就是不生不灭为根本法性和法相的。说明这个的就是在宇宙世界中,每一个星体都是存在于星体场,每一个星系存在于星系场。而最终又都统一在宇宙整体统一场的存在。物质场与物质的伟大意义就是使它们产生系统性,而体现和存在于不生不灭法性。而这种旨意最强的是终极,也就是宇宙世界的终极本质特性是不生不灭的。它开始于无始又通向于无终,它体现恒量又需要恒量,以致展示永恒。

但生命是行星体上的来自于它的性质生灭法性的缘起物。它由缘而起,又自然会由缘去而灭。生命就是这样的一种存在它们是生灭性的。这主要是它们来自作为一个行星体其壳表体是秉持了生灭性法则的,虽然它的中心核心秉持的依然是不生不灭之法性。这样很明显作为一个行星体它是秉持了两种法性的,它以不生不灭为自身第一本质法性,而以生灭性为自身不生不灭法性之护依为了自己本质的不生不灭性,它们必须在体表拥有生灭的物质现象。相应行星是以生灭性为自身第二法性的。这种特征实质的情形是就连恒星也是秉持了这样的特性,它们拥有的第一法性是不生不灭性的,而生灭性则是它们不可少的第二法性。恒星都是以系的形式存在着说明的就是这个。而一个星体场说明的也是这个。它说明和展示着不生不灭,但它又起始于必须的生灭。

电子就是秉持了这两种性质。场是永恒的,电子也是永恒的。但是电子是不离生灭性质的,这种形式的最本质体现和展示于终极。宇宙世界的本质存在是不生不灭的,但不能消失了生灭性现象的存在。这正是宇宙世界是一个广大的能量体,它使世界永恒的欣欣向荣而光辉灿烂。然而这正是为了它的不生不灭性的能量平衡平静无功仿佛能量处于消失性的存在。宇宙世界是一个能量的世界,但它以了最大的力量使自身这种能量体现和存在于无能量性。并且这种力量是它的第一力量。宇宙世界有自己的一种性质,它有非常强大的力量体现和展示恒量和永恒。但它同时又创造了无限缤纷的生灭,也许星体尤其是恒星代表了它本身。

而一切生命尤其是高级生命则是它的完美的艺术之点缀。一切生命即使是高级生命它们的本质特性依然是以着生灭性为它们的第一特性和本质的。但在生命的最深处依然存在了宇宙世界的第一本质法性不生不灭之根本,但在生命却是演变成了自身的第二特征。生命的特征依然是双重性的,最明显的它是生灭现象,但在其内存在了不生不灭的法性之根本。

在光辉而伟大的宇宙世界中,组成和创造了这一切宏观物质的最基础物质元素是原子和分子。这是一切物质组成所不可离的现象,同时生命也是。只是作为它们的物质性都是由分子来展示的,而作为它们的本质核心性都是必须存在于原子性状态。原子性就是以这样的形式存在,也是由这样的形式诞生。然而恒星的恒量性秉持就是以这种特征为根本,也就是不生不灭性是来自于原子性的。这种特征越强,它的分子性状态就也是越奇特的。然而生命是走在这一特征的反向,不可否定在生命的最深处存在了一个原子形式的本质核心。它是生命开始的根本,也是生命演化的根本。生命一切的生长发育到生育都是来自于它的能量的发出。而生命现象的生老病死的实质也就是它的生老病死。

生命与自然世界的物质星体秉持的宇宙世界的法性其内容是一样的,但形式是反向的。这样作为生命当核心的意义演化了它又必须供给它能量,实质的真相则是必定生物场要坍塌和要消耗的。生命的过程实质是生命核心从原子性为主导向分子性为主导一步步转变演化的过程。生命中心核心原子性彻底消亡就自然是生命终结的本质,也就是生命开始如同一切星体物质一样是有核心性的,但自身的过程使这一特征越来越趋向消亡。然而这是生命健康根本的保证和奥秘核心也是生命一切善性和美德开始和展示的渊源。每一种生命都是如此没有核心不会有生命当人类真正理解了自己也就自然理解了一切生命。

涵盖与延伸:

涵盖是系统的特征,它意味着中性和恒量。物质在能量整体的涵盖下体现出整体系统性,而作为整体场的能量则是物质展示在能量性的延伸。组成了能量场的是电子,而驱动出这种能量的原始渊源则是来自系统核心的原子性。电子来自于原子性,但就是它使物质出现了分子性现象。物质场来自系统核心原子性的不生不灭法则,但体现了一切生灭现象的又都是物质依持着物质场的作用。世界的有机现象就来自于生灭性,而不生不灭法则诞生出的则是世界的无机模式。也就是这种模式展示系统。

但在世界作为单纯的有机系统是不存在的,而单纯的无机系统也同样是不存在的。无论物质还是生命,都没有单纯的有机系统或者单纯的无机系统。作为系统的意义体现和说明的就是它们二者。而在世界没有真正离开了系统特征的存在。但作为物质与生命它们的系统特征性是存在着很大距离性质的,这就是作为物质的系统它们都是以着不生不灭性为自身第一主导和存在,而生命则是以生灭为自体的主要面貌和机制。由于这种距离的差异性,在物质那一面越是大的系统其恒量性就越强;而在生命这一边越是体现了小的系统性的生命其自身生灭性现象就越显明。在此本质下,作为物质宇宙空间的那些星体尤其是恒星在时间的作用下自体核心却是越趋向坚固和有序的;而生命则是最终的自体核心趋于消散。越是那些小的生命这种过程就越快。

生命的寿数说明的就是一个自核心所保持的时间过程。作为人类它们的寿命长短不同也就是它们在有生之年所保持的自核心存在时间长短不同。人的老死基本都是自核心的消亡。在核心的消亡下生物场消亡,随之系统也就崩溃了。但是核心的原子性是不会作为能量真正消失而不存在的。

原子性当它们在裸露燃烧下会产生裂变,那么它们在密闭作用下聚合就是自然的。这正是生命健康与疾病的两个趋向的最深层的根本因。生命的一切重大疾病都是来自核心性疾病,而那些较小的疾病却是产生于非核心性。也就是前者都带有原子性因素,而后者则是分子性实质的。这也正是为什么前者在临床对治上完全彻底地医治对于以化学对待为根本的医学会那么艰难。这种障碍癌肿瘤性疾病是最大的,其次糖尿病也是这种因素,高血压也是。而类风湿,脑中风,心脏病都与核心性因素有关。

生命的一切疾病尤其是重大疾病都与自身核心性衰退有关,最可怕的是当它出现裂变的时候,虽然这种状况是极端状态的,但根据性质它是存在的而现实的神经病可能就发生于由此而来的因素。然而艾滋病也是来自于核心因素的疾病。而核心则可以通过生命生活方式的趋向密闭而长养长健,这正是中华民族从古代就开始的养生以及修炼的奥秘和根本。能够说明他们成就的则是他们在漫长的历史中形成的文化天人合一天一大宇宙,人一小宇宙的思想。这是他们在生命机制的方向趋向了自然的法则。

而作为物质的因素或者是能量的因素,当它们不能真正的消失,无论是分子性还是原子性其真正消失就完全是不可能的。这样即使生命是处于死亡的那刻其核心物质也不会真正的消失,即使产生原子性衰退,原子性裂变;即使都结合成化学物质其本身实质并不会真正消失。但重归曾经却是难之又难。它们作为物质或者是能量还会存在,只是它们是以着另一种形式继续存在着。

当核心物质是生命最高的能量,以致成为主宰,这就可见它正是人们从古远来所说的“灵魂”或者“心灵”的存在。这也正是为什么人类从古至今对它的理解和认识总是赋有特殊的法则这正是来自在宇宙世界“原子”是赋有神秘法则的它展示出系统,核心,物质场;体现出密闭,恒量,不生不灭法则。这也正是为什么佛教把生命的流转归结在六种基本形式,包括了它们生理和心理的不同。

终极一元性的统一模式与完美机制:

1 统一模式:终极宇宙最终用了它的同一模式统一性的创造了它的世界。其间一切物质都是在物质场的空间中存在,秉持和秉受中性空性0,而其背景内涵都统一在波粒二相+。从无限大到无限小,无论分子还是原子,都秉受和秉持了这一内涵特征。生命的真相亦复如此。在宇宙终极一切微观模式都是宏观模式的缩影,而终极一元性的统一也正是由此而统一。

2 完美机制:作为物质场其内部机制,从本质讲无论对于哪一种空间,自然的还是生命的,都具有电脑360的功能。而作为产生了物质场的系统核心其机制则是一个电磁结构模式,或言波粒二相。它的意义使系统能量从无序的饱和冲突过度到能量有序循环,使系统从有功特性转变在无功机制,使系统熵从+性转变在熵-性。这样的转变对于物质系统其过程只是隐含的内容,但对于生命则就存在了明显的形式过程。由于生命与物质在特性本质上是两个极端的存在。但这只是一个关卡,也就是生命并不是不能转变进这个机制和模式。然而不管生命经历这一过程是顺利还是艰难,在其体内原始的本质核心的无功原子性向有功分子性在每日间日起夜卧的交替中它的转换却是机制完好。也就是说对于生命核心存在了原子性向分子性转换的非常完美的功能和机制,它们并不需要明显的时间过程,完成了转换的只在瞬间。

作为物质现象当原子性转变在分子性就要放出热能,这正好驱动生命一切有为做功。而当分子性转变向原子性就要从外在因素吸收很多能量,这样生命才有了夜间必须休息的限制。这两种机制的来回转换主要依持在系统功能的开放与密闭之间。生命的现实存在要求这种功能机制必须完好,如果当有犯卡,对于生命就要产生病变了。然而这就是生命一切病变最隐深的原因。又由于这种转变有它本自的“非常”速度,常常地生命疾病的转变也会非常迅速突然。这种现象的产生需要最根本的是生命必须恢复正常的生活方式。生命的原始机制都是正常的,打乱了它的因素都是我们的生活方式出现了问题。因此生命需要关心自己的动静平衡。对于生命其价值和意义也许只产生于日起的有为,但夜间睡眠却是生命产生价值和意义的更不可离之所在。而生命一切重大疾病的开始往往只是从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小的缺口而破入。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5-24 10:1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