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科学 论文
查看: 1029|回复: 0

[通知] 强烈抗议并举报樊文稷、王井水,抄袭剽窃刘正教授的专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23 09:15: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强烈抗议并举报《民国名人张璧考略》一文,作者樊文稷、王井水,该文全部观点、史料和结论均直接抄袭剽窃刘正教授的专著《民国名人张璧评传》一书!



《民国名人张璧考略》一文网络版,请见搜狐网:http://www.sohu.com/a/201116415_591425
(刘正教授身居海外,尚未看到此刊。待查证。)


关于侵权刊物:是“天津文史”,天津文史研究馆办的内部刊物。是去年哪一期和具体内部刊物名称,举报人害怕被牵连,至今不敢说。但是网络上被贪图名利的作者四处转发了。被我们发现并查证属实了。

刘正教授著作《民国名人张璧评传》


该文作者也在文章后面的注解3、10、11、17中出现四次说明引用了刘正教授的著作,但是却没有说明他们的全文使用的这些证据、结论和资料均出自刘正教授的专著《民国名人张璧评传》一书。并非只是四处注释而已!因此该文构成了抄袭剽窃!

没有看过刘正教授此书的读者,也根本不知道哪些资料和观点、结论出自刘正教授本人。反而该文的一开始就明确点明“本文就其生平所历大事做以考略,以期学界指正”,既然本文作者是“樊文稷、王井水”,那么这里的“就其生平所历大事做以考略,以期学界指正”根本就与刘正教授无关。如果他们真想介绍刘正教授的专著《民国名人张璧评传》一书,应该明确说明是“本文就刘正教授《民国名人张璧评传》一书对其生平所历大事加以介绍,以期学界指正”。作者显然懂得他们想说明的“本文就其生平所历大事做以考略,以期学界指正”是“樊文稷、王井水”,而不是该文中出现的这些证据、结论和资料的作者刘正教授及其《民国名人张璧评传》一书。

请“樊文稷、王井水”立刻就抄袭剽窃之事向刘正教授正式道歉!否则将诉诸法律,并追究责任、赔偿刘正教授的经济和名誉损失!



附“樊文稷、王井水”原文如下:



《民国名人张璧考略》
--本文作者樊文稷 王井水



民国名人张璧考略


文化视觉资讯2017-11-15


+关注



[size=0.48]《民国名人张璧考略》
[size=0.48]--本文作者樊文稷 王井水
[size=0.48]张璧,字玉衡,河北霸州人,1885年生,是早期同盟会会员,在辛亥革命、“二次革命”、反袁护国战争中有突出表现,当时有“南胡汪、北二张”之誉,(1)可称为民国初期的风云人物。本文就其生平所历大事做以考略,以期学界指正。
[size=0.48]一、辛亥革命中的青年将领
[size=0.48]1902年,张璧17岁在天津河北中学毕业后参加袁世凯领导的北洋新军。1905年考入保定北洋陆军武备学堂。在教官吴禄贞的影响下,加入了同盟会的前身“华兴会”,从此走上了革命道路。1906年,吴禄贞到东北任延吉边务督办,张璧随吴去东北参加了“延吉抗日守土”。1910年,吴禄贞升任北洋陸军第六镇统制,张璧追随吴禄贞,任第六镇参谋官。(2)
[size=0.48]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辛亥革命风潮席卷江南,袁世凯所属北洋军主力急调南方镇压。吴禄贞所部驻军保定,欲发动“中央革命”,袭取兵力空虚的北京,不料被袁收买的叛徒刺杀身亡。袁世凯进而追捕吴禄贞同党张璧等人。张璧潜入东北,组织“光复军”,在清朝的后院燃起了反清的火焰。
[size=0.48]1912年,孙中山任命胡瑛为山东都督,张璧率“光复军”渡海来援,以芝罘岛为基地在烟台地区举起反清义旗,史称“芝罘独立”。张璧任“东北民军”总司令,成为山东反清义军的主要力量。赢得了“南胡汪、北二张”的声名。(3)
[size=0.48]
[size=0.48]1913年6月,张璧参加反袁的“二次革命”,率军接应由南京起兵讨袁的黄兴,与冯国璋、张勋战于徐州。事败率部转移云南,投于唐继尧麾下。
[size=0.48]1915年12月,原云南督军蔡锷回滇,反对袁世凯称帝,组成护国军,张璧任第一梯团参谋长,率部攻陷叙府(宜宾)。(4)后又奉蔡锷之命赴冯国璋部劝说冯国璋反袁。1917年,冯国璋继任民国代总统,封张璧为“北方招讨使”,驻节察哈尔。后转任察哈尔特别行政区警务处长兼警察厅长,(5)晋升陸军中将。
[size=0.48]二、张璧与故宫博物院
[size=0.48]1924年,张璧任首都警察总监,协助冯玉祥发动“首都革命”,驱逐“贿选总统”曹锟,史称“北京政变”。继而冯玉祥顺应当时民意,派鹿钟麟、张璧逐曾复辟的清朝末帝溥仪出宫。溥仪离宫后,张璧即命军警将后宫库房、殿宇全部贴上封条,并派军警日夜巡守,而后移交国民政府核准的“故宫博物院临时董事会”。张璧是董事会董事,当时任董事的著名人士还有于右任、王正廷、汪精卫、张学良、蔡元培、黄郛等。(6)张璧作为首都警察总监,令军警昼夜严管严查,防止了宫中太监人等盗窃国家文物,把无数珍宝妥善交予了人民。现在北京故宫博物院和台北故宫博物院的藏品,绝大部分都是那时保护保存下来的。
[size=0.48]三、史料证明“天津便衣队”与张璧无关
[size=0.48]1931年9·18事变后,日本占领东北,国民政府诉诸“国际联盟”,国联派李顿率团来华调查。日本军部为造成民众希望脱离国民政府“自治”的假象蒙骗“国联”,派高级特务土肥原到天津,策动下台军官李际春收买地痞流氓1000余人上街游行“请愿”,要求华北自治,受到天津军警驱散和抓捕。11月8日晚,李际春看请愿不成,就亲率200余名便衣武装人员冲出日租界,妄图占领公安局,双方发生枪战。从9日持续到21日,中日双方及李际春的便衣队之间,不断发生零星交火,这就是有名的“天津便衣队暴乱”事件。
[size=0.48]对于这一事件,以往有些史家言说李际春、张璧是组织者。但从近年发现的史料来看,张璧不但没有参加组织便衣队,而且向中国政府报告了李际春之所为,使政府预先有所戒备。
[size=0.48]史料一:事件发生时的11月17日,日本驻天津总领事桑岛发给日本外务大臣币原的“电信五五三号之一,(密)”报告,原文如下:
[size=0.48]土肥原“于是说服与当地保安队有联系之张璧,及与一批流氓、青帮有勾结之李际春,以及对于学忠部下颇具影响力之马廷福等,使其收买保安队,组织便衣部队,或收买于学忠部队等,另给五万元活动费;又利用驻屯军内之二、三名干部,暗中将获自关东军之武器,交付李际春使用。一切准备妥当后,按原计划参加暴动。吾人已有确切消息证明此事。当初本领事馆对上述之阴谋略有所闻,且获谍报判明张璧已被张学铭所收买,乃于七日告知军方,万一有此计划,应尽速收手为宜。军方虽完全否认,其实已决定于八日夜十时发起暴动。结果遭致惨痛之失败。盖因公安局在张璧一派中派有内线,故八日当日特别加强戒备,并且保安队到时亦不按约定策应,仅余李所召集之一批便衣部队参与暴动。”(7)
[size=0.48]由此资料可知张璧于事发前已将此事告知了天津市长张学铭,而使天津军警预有戒备。张璧控制的保安队并未参与暴乱,亦未参与组织便衣队。便衣队是由李际春组织领导。
[size=0.48]史料二:河北省主席王树常、天津市长张学铭就此事件联名发给国民政府的密电:
[size=0.48]“查事变发生以前,即迭据密报,失意军人李际春等人受日人指使,招集便衣队千余名,在日租界蓬莱街太平里六号设立机关,以李为总指挥,拟于八、九两日在津密谋暴动。”(8)
[size=0.48]此件又证实便衣队是李际春组织领导,与张璧无关。
[size=0.48]史料三:政协委员文强的描述:
[size=0.48]1933年,“戴笠说:他找张学良将军写了一封亲笔介绍信,又找到孙殿英的好朋友,河北著名的政客张璧(张玉衡)和洪帮头子张树声,陪同他一起到天津。请孙殿英在饭店见面。”。(9)
[size=0.48]依此看天津事件后,国民政府及军统仍很信任张璧,并未把他视为“外人”。
[size=0.48]综上可见,一些史家言说张璧参与组织领导了天津便衣队暴乱,应属讹传和臆断。
[size=0.48]四、艰难的地下工作
[size=0.48]1937年七·七事变后,张璧协助宋哲元将军策划了通州起义,即“冀东防共自治政府”保安第一、第二总队抗日复仇的起义。(10)之后,张璧利用他在青帮中“大字辈”的地位和威望滞留于北京,其间曾协助张自忠将军化装逃至山东韩复榘处,走上抗日前线。1938年2月,张璧曾任北平公用管理总局局长,同时任北平公交电车公司董事长,主要是为管理他持有股份的北平公交电车公司。两年后的1940年2月,张璧辞去北平公用管理总局局长一职。
[size=0.48]1943年11月9日,国民政府军委会电令委任张壁为华北军事特派员。同月11日,冀察战区总司令蒋鼎文又下达“字第6444号令”委任张璧为平汉路北段军事特派员。(11)自此,张璧正式成为国军的地下工作者。在此期间,张璧为国军做了许多抗日策反的工作和收集情报的工作;同时也为共产党的工作提供了诸多帮助。
[size=0.48]张璧之妹,早期共产党员张秀岩在《往事回忆》中说:“后来我们曾在党的指示下,几次做张璧的工作并且得到他的掩护。”(12)
[size=0.48]1942年9月,中共冀南区党委宣传部长贾庭修在冀县被捕。冀南区党委指派在南宫县任宣传部长的张洁珣和她三嫂、时任威县宣传部长的黄甘英,及交通员江景玉三人,去北京找其二叔张璧帮助救人。张璧知道自己的侄女、侄媳都是共产党人,要救的人肯定也是共产党人,还是给当地伪县长写了信请求放人。在张璧的帮助下,终于使贾庭修取保释放。(13)
[size=0.48]共产党员张洁珣老年时曾亲笔写文肯定她二叔张璧对共产党人的帮助。文中称:“鉴于张璧先生多年来对共产党的帮助,党中央和晋察冀边区非常重视做张璧的争取工作。1943年底,中共北方局派遣张文松、黄甘英、张洁珣回北京,继续争取张璧帮助共产党做事,并利用张璧的青帮组织“安清道义总会”做地下工作。”
[size=0.48]1943年,霸州中亭河南一恶霸地主为保护自己土地强修拦水坝,影响了广大农户的利益。中共霸州地下抗日政权找张璧出头解决。张璧即给霸州伪县长翟曜写信,迫使其惩治了恶霸,使中共领导的这一合法斗争,取得了胜利,提高了共产党抗日政权的威望。(14)
[size=0.48]1944年4月,张璧因涉嫌通国民党,通共产党,被日本宪兵队逮捕。同时被捕的还有他的秘书、大侄女婿、中共地下党员梁以俅,三侄女张洁珣的未婚夫、中共地下党员郝贻谋。在被捕的三个月中,年已60岁的张璧受到“灌辣椒水”等酷刑逼供,但都没有吐露任何共产党及国民党的信息,后花钱保释出狱。(15)
[size=0.48]从以上事实可见,张璧在抗战时期,受国民政府委任,作为国府地下人员,为国民党做了不少工作。同时,他受共产党的争取,也帮助共产党做了不少工作。
[size=0.48]五、张璧之死
[size=0.48]1945年9月日本投降。10月11日,军统最高领导戴笠亲自主持,将北平伪政权首要分子和军事间谍一百余人作为汉奸逮捕,这中间并没有张璧。12月,何应钦来北平,忽将张璧这个未任任何公职的人以“汉奸嫌疑”拘捕。同时拘捕的70余人都是现任公职者,唯有张璧一人是五年前就已辞职而没有公职者。
[size=0.48]当年张璧之妹、共产党员张秀岩曾分析,可能是因“北平军调部”中共代表中有其亲侄儿杜文敏,进而查明张璧近亲属中全是共产党,而引起国民党的愤怒,从而借故拘捕了长期反蒋的张璧。
[size=0.48]佐证张秀岩这一分析的还有一条证据,据《北京党史研究》载:“戴笠即紧急指示,1946年元旦北平军调处执行部要成立,要在该部未成立前秘密逮捕一批中共人员及革命人士,同时,特别指示逮捕后送入监狱时,一律称为“重要汉奸”,以掩人耳目。”(16)
[size=0.48]张璧被侦办了两年多,也未查出他有任何汉奸罪状,相反却查到受国民党委任开展过策反工作和情报工作,因此无法给他定刑定罪。1948年2月29日,张璧因心脏病猝发逝于拘押中。
[size=0.48]张璧逝后,北京各界两千多人参加了悼念活动,仅“张玉衡先生治丧委员会”就有120人。(17)其中上官云相、张荫梧、王凤岗等十数人都是国民党现职高官,陈仙洲、张世五则是军统天津站长和北平站长。如国府认为张璧是汉奸,现职高官决不会参加他的治丧委员会;如军统局认为张璧是汉奸,军统天津站长、北平站长更不会参加他的治丧委员会。另,据目击者白洪瑛述:在他替父去送挽联时曾亲眼见到时任国府首脑之一的李宗仁写给张璧的挽联。
[size=0.48]张璧丧礼主要由治丧委员会操办,丧后安葬于北京万安公墓。
[size=0.48]注:
[size=0.48](1)南胡汪,北二张:指辛亥革命时期南方的武闯将胡汉民,文闯将汪精卫,北方的武闯将张璧,文闯将张继。
[size=0.48](2)见《民国军人志》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359页。
[size=0.48](3)见《民国名人张璧评传》中央编译出版社,28页。
[size=0.48](4)见《韩复榘与西北军》中华书局,58页。
[size=0.48](5)见郭卿友主编《中华民国时期军政职官志》。
[size=0.48](6)见故宫博物院档案“清室善后委员会故宫博物院职员录”。
[size=0.48](7)见《天津便衣队暴乱》中国文史出版社1987年,115页。
[size=0.48](8)见《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档案资料选编》中华书局,479页。
[size=0.48](9)见《文强口述历史》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年。
[size=0.48](10)见《民国名人张璧评传》中央编译出版社,136页。
[size=0.48](11)见《民国名人张璧评传》中央编译出版社,211页。
[size=0.48](12)见《纪念张秀岩李铁夫同志》第3页。
[size=0.48](13)见《全国妇联原书记处书记张洁珣》“霸州历史文化之旅系列丛书·名人卷”,151页。
[size=0.48](14)见1989版《霸县志》568页;2006版《霸州市志》872页。
[size=0.48](15)见《霸州历史文化之旅系列丛书·名人卷》,237页。
[size=0.48](16)见《北京党史研究》1995年第3期28页。
[size=0.48](17)见《民国名人张壁评传》中央编译出版社,216页。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1219)




樊文稷、王井水道歉信:

刘正教授,前年,我写了一篇有关张璧的文章《民国名人张璧考略》。在写这篇文章之时,多处引用了您在《民国名人张璧评传》一书中的研究成果,由于我只是业余爱好者,不明了引用文章的规范,在引用您的著作时只注明了书名,没有注明您的著作者名。没有注明您在张璧历史研究中作出的突出的成果、独自搜集到的资料、证据、做出的结论和付出的辛勤劳动,在此,我诚恳地向您道歉。
     刘正教授,我们虽从未见过面,但神交已久。对于您的治学精神、研究思路和研究成果我一直深感钦佩。我做为张璧的家乡人,了解分析张璧历史的目的是为张璧有一个正确的历史定位,这是霸州张氏及霸州人的愿望和责任。在这个工作中,您的学术成果无疑是最全面最有学术高度的,在此我向您深表感谢。以后我有意专门写一篇读您的著作《民国名人张璧评传》的文章,就您发现的资料、证据、结论和本书的精彩,向朋友们介绍,以表达张璧家乡人对您诚挚的谢意。再次感谢您并再次向您正式道歉。
                 樊文稷   王井水
                      2018.7.18


樊文稷   王井水道歉信手稿如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8-22 13: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