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jia2009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eijia2009

留言板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留言 登录 | 注册


[128]taiwangyanyangt   2013-7-30 00:50
老师你好  人体如果因为注射疫苗过多产生免疫耐受,身体有什么表现么?谢谢
[127]李金贵   2013-7-25 10:18
贾老师说的对,短平快也就是以前的多快好省的思想仍旧占据主流,基础研究确实捉襟见肘
[126]金拓   2013-7-22 10:53
Hi, Wei,

We are coming to Honolulu for Controlled Release Society Annualy Meeting these days (July 20-25). Are you around this week?

Tuo
[125]zhangbofxj   2013-7-18 13:58
贾老师,您好!看了您在SciTM的三聚氰胺的文章,有个问题向您请教:鼠粪中的细菌在进行培养过程时是否需要根据厌氧与否设定不同的培养条件?我看文章中的方法部分没有提到这个问题,因此,冒昧给您在博客中留言。期待您的回复!
我的回复(2013-7-20 11:48):这类菌是需氧的
[124]徐晓   2013-7-12 21:10
逛了好几遍,不见书法出现。
我的回复(2013-7-15 10:12):哈哈,近来忙得不亦乐乎,都没怎么得空上科学网了。
书法的事,我上次也是跑来热闹一下,没给太正面地褒奖,徐兄别太当真。另外,要正确对待群众的负面评论,把批评当作动力进一步提高自己的硬笔书法水平。你看我在这里的发言是不是比较有政治水平?
[123]yuanlong2013   2013-7-2 12:21
热应激-神经肽在生殖方面的生物效应关系,目前大部分急性注射注射能够促进生殖,长期慢性注射引起退化,但是要做代谢组,是不是首先需要长期慢性注射,才会发现其代谢物的变化?
[122]yuanlong2013   2013-7-2 10:28
贾老师好,冒昧打扰向您询问个问题,我打算通过代谢组学的方法做一种对生殖有促进作用的神经肽其对抗热应激这方面的研究。连续2周注射后暴露热环境,采集应激前后尿液和精液。基本出发点是热应激对生殖有影响,神经肽又能促进生殖,那么神经肽能否抗热应激呢?但是有文献指出长期注射这种神经肽会造成免疫耐受,导致生殖退化。所以,我担心这就没法理清生殖、应激和代谢之间的关系。希望老师您指点一二,不胜感激。
我的回复(2013-7-2 11:35):请尽量不要大篇幅地在我的主页上留言。
您的想法有点意思,但似乎先要首先明确热应激-神经肽在生殖方面的生物效应关系,有了令人信服的结果后,再考虑代谢组 - 寻找些代谢机制。
[121]吴玉昆   2013-6-23 17:22
2013年6月23日,每次看贾老师的博文,都感觉非常有味道。
[120]wlpjsh   2013-6-22 10:42
看到狐朋好友挤学术娱乐圈,有没有失落呢
我的回复(2013-6-22 16:47):他们玩他们的,咱们玩自己爱玩的,有什么失落?
[119]何儒   2013-6-12 16:47
贾老师你好,
今天科学网有一篇《科學網上的那些壞人》把你列为“帥”字系列,有意思!
文章说
比如,賈偉、李天成等科網女博友的偶像,男博友的公敵,應該列在“帥”字系列。
哈哈,端午节愉快!
我的回复(2013-6-13 09:11):端午节快乐!
博友搞笑的,别当真。老蒋才是真正的坏人。。。这句话自从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开始就明确了。
[118]宋月林   2013-6-12 11:11
贾老师,很喜欢您做的肠道细菌有关工作,祝您及家人端午节快乐
我的回复(2013-6-13 09:12):谢谢,节日快乐。
[117]史燕青   2013-5-22 20:44
Prof. J, please update 一下下啦
我的回复(2013-5-23 02:54):不用, 人不如旧嘛。
[116]abiaogz   2013-5-15 00:32
很喜欢您的空间,来顶你了! http://beijing.qitata.com
[115]郑竞翔   2013-5-12 22:25
您建议很中肯,我也觉得做整个“分泌组”要求有点理想化,事实上我主要还是想做组织在处理前后分泌蛋白的profiling(因为已知这种处理对某peptide hormone分泌是有影响的)。至于这种处理会不会影响其他脂类、代谢小分子的分泌,我很好奇。您回复说可检测到的代谢物有上千种,那么对于检测到的小分子,有没有办法进行不同样品间的相对定量呢?在这里先谢过啦! : )
我的回复(2013-5-15 03:22):可以定量,当然这个定量能力跟待检测物质数量成反比,如果仅针对一批几个或十几个物质,定量上还是很可靠的。
[114]郑竞翔   2013-5-11 21:35
贾老师,您好,我是清华大学生物系的博士生小郑,准备自己博士生开题时想到用体外培养的组织做“分泌组”的分析作为一个重要部分,想向您请教一些问题。简单地说有三个方面:第一,由于分泌物的复杂程度较高,有蛋白,脂类和代谢小分子等,检测不同类型的组分是不是要采取不同的分析手段,以及这些手段的检出限如何?第二,在蛋白质组技术中广泛应用的SILAC技术可以做到相对定量,对于代谢小分子有没有类似的技术?目前有没有办法获取分泌物后再标记的方法?(因为我想做的是体外组织培养,然后收集分泌物)第三,目前您了解的分泌组学或者说代谢组学做的比较好的单位有哪些,费用大概在怎样一个水平上,是否接受合作?望您在百忙中不吝赐教,
我的回复(2013-5-12 15:14):看来你的博士题目比较ambitious, 建议你缩小点范围,针对一组物质,如脂类物质(有成千上万种),代谢物(可以测到上千种)或某些蛋白(种类更多)来开展研究。另一种办法是假设驱动型的,即对你的生物学问题做一个假设 - 看某些生化通路的分泌组,这样覆盖的蛋白、肽类和更小的代谢物分子种类可以少一些。
国内做广谱的蛋白和代谢组的实验室优秀的不多,主要是物质鉴定能力达不到比较高的要求。做得好的大多是在自己熟悉的领域(针对具体类型的物质)。
[113]吴洪强   2013-5-8 17:49
贾老师,您好!我们单位计划购买GCMS研究中药,通过代谢组学的研究方法。您实验室发表的文章页拜读了很多,很是敬仰。我想咨询一下您,LECO、Agilent两家的仪器,哪家的仪器更适合做代谢组学研究?两家的销售、工程师都来介绍过自己的仪器,听起来天花乱坠的,一片茫然。想咨询一下您,在使用的过程中,两家的仪器哪家的更适合。多谢~
吴洪强
我的回复(2013-5-9 02:41):如果做中药的话应该买液质而不是气质,除非你想看挥发油一类的。
[112]李金贵   2013-5-6 10:56
有趣,关键是老外也喜欢我们国内提供的免费接待和全程陪护旅游,在大陆享受一下皇帝般的日子,这就是人性。
我的回复(2013-5-8 02:40):没错!
[111]noxworld   2013-4-28 16:57
好的,我去看看,谢谢贾老师!
[110]noxworld   2013-4-28 10:03
贾老师好,冒昧打扰您帮个忙。
经常看您和YC的博文,了解到你在北卡,
我们是北京清华大学的,7月份去北卡参加一个会议,会议时间地点如下:
IAFP 2013
July 28-31 (Sunday - Wednesday)
Charlotte Convention Center
Charlotte, North Carolina
会议主办推荐的宾馆都订满了。您对这个地方熟悉吗?想请您推荐几个会议周围住宿的地方,三公里以内的地方都可以。先谢谢贾老师!
我的回复(2013-4-28 15:30):我是说近郊,具体位置在 Concord的宾馆
我的回复(2013-4-28 15:29):你可以联系一下近郊的Embassy Suite or Crown Plaza几家宾馆看看有没有房间。那里离市中心很近,15-20分钟车程吧。
[109]吴根勇   2013-4-27 12:41
看了贾教授的很多博文,很睿智很文艺。放狗搜了一下,贾老师博士毕业于Mizzou,而我在那里完成了自己的博士论文,您曾经任教于SJTU,而我即将去那里做Postdoc,这也算是很有缘啊,哈哈。
我的回复(2013-4-28 01:37):呵呵,祝校友工作顺利!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7 15:3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