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成亚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cy98765 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四川省社科院研究员

留言板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留言 登录 | 注册


[58]杨正瓴   2019-9-18 14:59
上次活动时间 2019-6-21 22:06
怎么老不来了?
[57]杨正瓴   2019-4-12 20:08
上次活动时间 2018-11-14 22:10
[56]杨正瓴   2018-12-31 00:55
祝 2019 新年快乐!
[55]齐彦收   2018-5-26 20:53
特来看望侯老师,多多保重
[54]杨正瓴   2018-1-14 14:09
美国人要发展俺的“地球能量近似守恒”的理论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094783.html
[53]杨正瓴   2018-1-13 17:52
美国人要发展俺1995年的“互容传输信号”的预言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094611.html
[52]杨正瓴   2018-1-1 10:24
祝侯老师 2018 新年快乐!
我的回复(2018-1-1 15:02):同乐!
[51]陈子才   2017-12-24 17:40
颂伟人节

   陈子才

(2017年12月24日)

旭日东升韶山冲,

灵蛇腾飞跃金龙。

枪杆缔造新中国,

五星闪亮耀苍穹。

立党为公不谋私,

情系人民丹心红。

伟业丰功天地存,

中华复兴唱大风。

岁岁年年伟人节,

百姓缅怀毛泽东。
[50]葛维亚   2017-5-25 18:15
端午快乐!
我的回复(2017-5-25 18:58):谢葛老师!同乐!
[49]陈子才   2017-2-17 15:45
臭名远扬

   陈子才

(2017年2月17日)

大师声名迷众人,

贪官明星奉若神。

数罪并发法难逃,

身死犹留臭名声。
我的回复(2017-2-23 22:55):问题是这种骗子竟然能迷倒一批名人\大人物。
[48]陈子才   2017-2-17 15:05
阿弥陀佛今何在

        陈子才

(2017年2月15日)

佛门圣地沾铜臭,

一柱高香几千多。

若然要想游名刹,

先摸钱袋可带够。

滚滚红尘有诱惑,

方丈敛财妙招多。

阿弥陀佛今何在,

睁眼看看又如何?!
[47]陈子才   2016-10-5 16:46
不许给中国泼脏水

        陈子才

  (2016年10月5日)

科学网是百花园,

芳香四溢多好文。

偶有毒草出奇臭,

丑化中国难容忍。

言论自由有底线,

肆意妄为法不允!

附记:戴德昌科学网博客


2016诺奖日本开门红, 打了哪国一记响亮的耳光?

更有可能是韩国的邻居,因为这个东方之珠(猪)想要诺奖想的发狂。
我的回复(2017-1-12 00:45):戴德昌是个假洋鬼子。
我的回复(2016-10-5 18:34):戴德昌不是好东西。
[46]陈子才   2016-9-26 17:10
惠山情思

   陈子才

(2016年9月28日)

秋夜惠山静,

二泉映月鸣。

松涛唱韵曲,

龙头流心声。

盲人华彦钧,

长叹凄惨情。

弦音传九州,

华夏赞美名。
[45]陈子才   2016-8-28 09:32
勋功代代记心间

陈子才

(2016年8月28日)

伟人仙逝四十年,

神州大地生巨变。

旗耀山河涌春涛,

盛世和谐笑开颜。

饮水思源不忘本,

创业艰辛历万険。

五星闪亮东方红,

勋功代代记心间。
我的回复(2016-9-10 09:49):是巨变了——由社会主义变成了封建资本主义。
我的回复(2016-8-28 13:07):好!
[44]陈子才   2016-8-17 09:56
斥安培拜鬼

     陈子才

(2016年8月16日)

拜鬼祭鬼为招魂,头脑发昏忘教训。
日本战犯罪恶大,安培执政无记性。
中国抗日多牺牲,国仇家恨海样深。        
中华三军显神勇,将士威武卫国门。
我的回复(2016-8-28 13:10):小日本坏透了,专门欺负中国。总有一天它要在地球上消失,不是地震就是战争。
[43]陈子才   2016-8-15 09:41
辕门立木非妄言

陈子才

(2016年8月15日)

辕门立木非妄言,

执政为民治党严。

尸位素餐需问责,

权大责大记心间。
[42]陈子才   2016-7-11 11:50
海棠依旧

    陈子才

(2016年7月11日)

西花厅前花满树,

海棠盛放多思念。

为国不辞日夜劳,

留得美誉天地间。
[41]陈子才   2016-7-11 11:18
丑化毛泽东的奇文:科学网今天 李成贤博客:
张宗昌、毛泽东和鲁迅的诗

11]陈子才  2016-7-11 11:06
你的 文字太出格了!你把毛泽东 丑化成“典型的胸口贴猪毛的假土匪、坚而不久的早泄。”                       典型的胡言乱语 !!!
[6]陈子才  2016-7-11 10:22
毛泽东的”鲲鹏展翅九万里”开头气势磅礴,转眼就酸味扑鼻了:“翻动扶摇羊角。“ 典型的胸口贴猪毛的假土匪、坚而不久的早泄。

         评诗请讲点文明 !不要胡言乱语 !
博主回复(2016-7-11 10:52):你·反驳一下给我们看看呢。
我的回复(2016-7-17 01:53):只有婊子养土匪才能说出这种污蔑性的话。我不想去理它。
[40]胡文政   2016-7-1 23:01
侯老师好:
我傍晚写了个95周年讲话体会,不适合发在科学网上,而只作为我俩个人之间的通信探讨,或个人情感抒发而已。有点长,您若有时间阅读,我见到您同意的回函后,我就发给您,可好?
顺颂晚安!
胡文政
我的回复(2016-7-17 18:28):愿拜读奇文!
[39]sjsdhq   2016-7-1 09:59
尊敬的学者,你们好:
对我的突然到访,如果给你带来了不适,我请你原谅。但我请你静下心来看完这封信,会有一定的益处,至少,没有坏处。
我来自中国新疆,我的童年是在天山脚下的核工业基地度过的。美丽的天山、辽阔的草原、宝石般的蓝天、如诗如画的白云伴随我成长。童年的我曾一度相信摘下天上的星星不是一件做不到的事,在草原上自由的奔跑、追逐,在山峰上大口吞噬着云朵……,当时的我认为,我就象一只自由飞翔的鸟儿一样属于大自然,一直到现在都相信,我的童年不是走过来的,是在自由的飞翔中渡过的。
也许是核工业基地聚集了一大批核物理的工程师,童年的我受到了深奥物理学的熏陶;也许是清晰的星空,如画的白云,宝石般的蓝天和灿烂的阳光赋于了我想像力;也许是我曾相信能摘下天上的星星,能与鸟儿对话,能和美丽的花儿玩耍,坚硬的石头也能知道我的存在,使我的思维无限的畅游,没有受到过多人文因素的干扰……。
几十年来,一直沿着这种思维自由的拓展,从未间断过思考和探索,始终在寻求不断出现的“为什么”的答案。信息量的积累,达到一定程度,思维中存在的想像力就会有一种释放,它与万物就会有链接,这点很重要,这并不是说一个人有多么智慧,关键是有了这个链接,它能让思维获得人体能够感知到或感知不到的信息。说到这儿,肯定有很多人不理解,甚至有人会认为是一种毫无根据的弥想,其实这是人主观概念造成的。人类在不停地沿着存在的发展(规律)前进着,人们同样在思维中不断地形成主观概念。那让我们回头看一看,我们现在所有形成的主观概念,如果退回到四百年前,你还会不相信哥白尼、伽俐略吗?你还会看着布鲁诺被烧死吗?再向前追溯,这种悲壮屡见不鲜,这是当时的人们主观概念造成的。当然人类是发展的,就注定永远跳不出这种主观概念的影响。但是,正因为人类是发展的,总会有人或一些人要跳出这个主观概念的影响,否则的话,人类就会停留在一个阶段上,直到消失。他们当时就是因为思维想像力的释放得到链接,领悟到人体能够感知到和感知不到的一些信息。看到这儿,我相信,没有被主观概念完全封锁的思维会有一种接受。
我的思维想像力的释放,让我的思维畅想在无限的空间,我领悟到物质的存在、生命的起源、太阳系演变、思维意识之谜以及宇宙的存在。看到这儿,几乎所有的人都会笑,“来了个疯子”,你的笑,我理解,要都不笑,我反倒不能理解。不论怎样,我请求你已经看到这儿了,还是继续把它看下去。因为,人类史上被笑过的、被认为是疯子的领悟者还少吗?所以,笑了是非常正常的。有人会说,这一系列的领悟都是世界之谜,发现其中一项,都会让人笑,全部都解开,那更会是大笑。我还是说,大笑也是正常的。但要知道的是,这一系列事物,它是有内在关联性的,你领悟其中一项的过程,正好是这一系列都被领悟的过程,如果只去领悟其中一项,是不会有结果或是一个不合理的结果,它们之间的关联性是一个追溯问题的过程。在这里可能有人不理解,因为解开一个问题,它有一连串的“为什么”,你必须找到和解开最后一个“为什么”,才能使你这个问题有个合理的结果。我一直称为“领悟”,就是要说明对未知的获知并不是某个人智慧超群的结果,因为,它存在于全人类思维中的共同意识,共同意识的高度集中统一到一个点,就会有一个释放,这个释放会通过人类某一具备条件(天赋)的个体或某一群体领悟表达出来,因为这种领悟,最终会在笑声中被人们接受,这就证明了领悟来自于人类共同意识,所以,不是我要谦虚,我的领悟,是我们的领悟,是属于我们的。
我急切的想把我的领悟表达出来,更广泛的沟通并共鸣。我遇到的困难是一个广义的范畴,首先是,自古就存在的主观概念的影响,但目前最直接的困难是,我无法发出表达。在国内,因为我们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国度,我们思维中所形成的主观概念,那是主观概念中的主观概念,这正是这样一个历史悠久,连绵不断几千年的国度,没有出现过影响世界的“领悟”。中国目前学术界一片混乱,上了书的“妒贤忌能、文人相克”,这些历史性的弊端又涌现了出来,加上体制中“指标”的束缚,使得弊端运行有了条件,使得就连历史上为了避免弊端出现过的招贤纳士都不存在。
中国的教育模式完全是一个抹杀天才的教育过程,也是一个对人已经存在的主观概念加固的过程,这种教育的结果是,以主观概念来封闭思维中的想像力。教育的对象不会去相信书本之外的事物,然而,书本之内的,属于经验知识,是已经存在的,书本之外的,那属于创造性的东西。说到这儿,可能会引起争论,但是现实又告诉人们,不需要争,因为我们的教育结果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我们有世界上最严格的教育手段,也有世界上最认真刻苦的教育对象,由此,我们达到了固定模式教育下的衡量标准的最高水准(考试),这种水准,完全可以肯定。如果让中国的一个学者和马克思一起来考《资本论》,结果会让马克思感到惭愧,如果是一场选拔,马克思落选的可能性最大,这就是马克思要面对的现实。如果马克思比较遥远,可以拿现代人来做测试,看看结果。其实,教育模式的弊端全世界都存在,只是中国更为严重。在这样一种状况下,我是无法突破的,我只有采取象摸彩票一样的办法来寻找伯乐,因为我还是相信历史上曾经有过的千里马和伯乐。
所有人类对未知的领悟,都是人类思维中的共同意识的集中统一,通过某个体或某群体反映出来,它的结果是属于全人类的,而且也需要全人类共同完善。我也会寻求国外的支持,由于我不懂外语,这是一个不利因素,但是我希望国外能够关注我的友人不要因此而放弃,语言的问题是可以通过方法克服的,不能因此而失去一次有意义的接触。在国外,我同样面临巨大的困难。国外也存在主观概念的影响,对于来自中国的又是民间的信息,大多数也会在主观概念的作用下不屑一顾,这种心理,可以理解,因为中国是个文明古国,历史上也曾出现过不屑一顾
的阶段。其实这是一种片面而浅薄的心理,因为任何事物(包括人类)存在、运动所必须的一个要素,就是要求多样性。任何发展,都是多样性的结果,也就是说人类每前进一步,都凝聚着每个人的作用,每个人存在,就已证明了它的必要性。如果多样性消失形成单一,事物就会停滞直至消失,所以,我们人类必须要知道,任何一个领悟获得的新方向是全人类共同意识的结果,不是某个体或某群体的所谓“智慧”。我们所谓的“智慧”,其中就包含着被我们不屑一顾的人所起到的作用,所以,我们要进步,就必须相信任何一种可能,不能受自身主观概念的影响。
西方国家和中国相比,主观概念的影响要少一些,他只存在从他们兴起这场工业文明至今所形成的主观概念。然而中国除了接受已形成的主观概念,而且还存在历史遗留下的主观概念。其实中国人对西方人有时是很疑惑的,因为大多数中国人认为宗教是迷信的。令人不解的是被认为迷信的西方人却反映出不同(智慧)的表现。关于这个疑惑,很多人没有理解,恰恰是西方出现了一个《圣经》的领悟、一个新的方向,才使他们兴起了这场工业文明。因为《圣经》让他们不再将自身做为主体,相信万物的存在,激发了思维中的想象力,使他们脱离了以自身为中心的思维主观概念,想象力得到释放,相信一切的存在、一切的可能。沿着这个方向不断的普及、完善,使想象力延伸成为具体创造性。所以我们要进步,就绝对不能让形成的主观概念去影响使我们想象力延伸的源动力――相信一切。
关于人类目前是否会出现突破性的领悟、一个方向。人类发展不会沿着一种文明永衡下去,总会是一个新的文明去代替老的文明,这是事物的发展规律。依据人类已经完善的理论,地球已处于发展运动的壮年时期,如果沿事物发展运动的规律,由低潮走入高潮,再走入低潮这一过程,可以推断,地球发展运动正进入一个高潮阶段,存在于地球的人类也随着地球的发展运动进入一个高潮阶段,所以人类要进入一种新方向,一种全方位的获知是有基础的;又根据事物发展运动所必要的多样性要求,也决定了目前已高度集中统一走向单一性的人类,需要一个新的方向来保持多样性的必要。而且人类目前的高度统一,巧合的出现在人类发展运动由低潮走入高潮、再由高潮走入低潮的一个分水岭阶段,这也要求人类一个新的方向出现。当然这个新方向是需要漫长的时间去普及、去完善、去延伸创造性,具体需要多长时间,无法确定,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就是最早接受和普及的某个群体,将成为下一次新方向带来的一场新的文明的引领者。
我希望对我的来信给予关注,抱着相信一切的科学态度,认真思考,不要去猜测的想问题。我不是在哗众取宠,不是想一鸣惊人,我比常人付出更多的辛苦,不停地思考占据了主要时间。看书是我的一大嗜好,有时思考问题会几天几夜难以入眠,偶尔强迫自己停止思考,睡个好觉已经成为我奢侈的享受,而且要面对一个非常困难的局面,没有哪个傻子会以这么大的代价去追求荣华富贵。在此,敬请给予尊重和关注,也不要去想我的思维出了问题。我还有四项实用新型国家发明专利,我想这些,应该能打消你的疑虑,我还有一些理论没有在网上发表,如果你重视并关注,我们可以沟通探讨,看是否我的领悟是一个正确的方向。
我呼吁对我关注的人,可以做一个推荐,让我有一个更好的思考环境和必要的条件,激发更多的想象力。我目前是在没有任何条件,没有任何支持,没有任何随意获得的参数,甚至排徊在生存和放弃之间,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依然在努力克服困难,不断释放想象力去思考。我期望能够在一个适当的大学或科研机构,把我所有的思考变成完整的理论。对于我的期望,不要去拿指标和文凭来拒之门外,只要给我一个平台,我会拿出我的论文,说出我的完整思维,那就是我的文凭。
在此我重申,一个领悟,一个正确的方向,它的出现是人类共同意识的结果,敬请重视和关注,不是为了我,是为了我们,去发现、去相信、去支持,是我们每个人的责任,也是人类继续发展的必要!
谢谢你的阅读。

电话:13303267696
邮箱:sjsdhq@126.com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15 12:4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