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明庆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oumingqing 何苦来哉?心不忍耳!

留言板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留言 登录 | 注册


[13]黄建斌   2016-2-19 06:55
尤老师:新年好!祝您全家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我的回复(2016-2-19 12:43):谢谢建斌啦。也祝你阖家幸福,万事如意。
[12]李杰   2016-2-8 09:16
猴年大吉!新年快乐!
我的回复(2016-2-8 09:23):谢谢李博士啊.
也祝您
阖家幸福,万事如意,心想事成
[11]田青   2015-3-1 16:18
大家来看您博客,尤老师就是不再写啊!
我的回复(2015-3-1 20:02):田老师好.我不再更新博客.
在2014年9月11日重开博客时,我就决定在2014年11月29日即开博一年时关闭博客.可惜29日 贴出最后一篇博文时有些疑问,又花了点功夫求证。
当初曾希望"上天爱我,能在此博客,记我力学,录我闲谈,而不吐郁闷。此念顿生,而热泪盈眶",可惜未能如愿。
因而2014年4月22日以
"I came like Water, and like Wind I go" 之诠释
与大家作别。后来7月3日贴出
“我又败了,跟大家说一声”
以及3篇农具的博文,只是跟大家说一声以及顺便做的事情,并没有准备重开博客。至于2014年9月11日重开博客也是不得已的事情。
曾说了再见而食言,因而也不能再说“再见啦”。
谢谢田老师的关心和鼓励。谢谢啦。
我会来看大家的博文,为大家点赞。
[10]刘全生   2014-11-1 09:26
尤老师:
      向您致敬!如果中国的知识分子都像您这样,中国的学术环境也不至如今,一地鸡毛!
我的回复(2014-11-1 09:36):谢谢褒扬,只是实在不敢当。
我并不打假,只是事关岩土工程安全,不能不说出来。
其间,曾愿意收回讨论稿,由勾先生自己提醒大家其所做研究结论不能成立。
后来事态扩大,但也是基于煤矿安全而不是打假。
我觉得,现在国内学术界丧失了自我净化功能。
这是问题的关键,也是我一年来的困苦所在。
[9]檀成龙   2014-10-18 23:07
尤明庆教授:
您好!什么时候能使用理想气体方程?什么时候不能使用理想气体方程?我对此拿不准。您的力学知识非常丰富,物理知识估计也很好。我的预印本论文的第2节想请您审查一下(网址http://www.nstl.gov.cn/preprint/main.html?action=showFile&id=2c92828242215f220146a554767d03f2),第2节有没有原则性的错误?期待您的客观评价。
我的回复(2014-10-19 18:10):我的物理知识只是大学生的水平,不敢做出判断。
明天我会学习大作。若有疑问,一定向您请教。
[8]danny201401   2014-1-17 12:29
7楼说的的确有一定道理,这也确实是行业通病,但博士论文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行业的最高水准,反映行业的整体面貌。就个人感觉来说,可能有点夸张,就煤炭行业岩石力学的整体水平而言可能比水电行业差一个数量级。而这恰恰是采矿中最重要的一部分。我等水平虽然一般,但也可以看出煤炭许多文章都有类似的问题,理论方面花架子比较多,也包括一些号称行业老大们的理论。但是不实事求是,搞个花架子,用来忽悠谁呢?忽悠矿老板的钱、忽悠杂志编委、还是忽悠国家的基金?具有中国特色的“百万吨死亡率”这样带血的名词的产生,难道只是因为国内地质条件比美国复杂和煤矿高瓦斯?煤炭行业百年老校用这么多花架子理论真的能培养出求真务实的现场工作者吗,一旦出了事故,作为行业的人才培养机构真的能撇开责任吗?
      上述说法虽然显得咄咄逼人,却足以发人深省。并非针对个人,而是针对整体现象。hpu将何去何从呢?如果有足够的雄心壮志,或许可以此事件为契机,更加重视学术的严谨性,并朝着更高的目标迈进,但却取决于各方的努力。
[7]lcr3000   2014-1-17 11:03
勾是煤炭行业的人,在我们心目中是大家。从事锚杆支护,现在煤炭行业的情况是,理论不足,尤其岩石力学理论不足,但发论文需要理论,有了理论公式,论文才好看。但学采矿的人,即使学习好的人,对岩石力学的公式也不完全理解。所以这种错误很多,尤其在煤炭行业的硕博论文里会看到更多的错误。对于锚杆支护,煤矿井下很少按公式、强度公式计算,都是按经验,所以即使勾的公式错了,也不用太担心会带来可怕的后果,因为根本不会按公式进行锚杆支护设计,那只是花架子。作为锚杆支护领域的一个普通人,多像你学习,尤其理论方面的东西。
[6]尤明庆   2014-1-15 08:01
基于得到的相关说明,隐藏了3篇公开信.对相关个人带来的影响深表歉意.请看博文 我们这些教师 后面的说明.
[5]fonm   2014-1-14 23:43
灏ゆ暀鎺堬紝浣滀负娌冲崡鐞嗗伐澶у?鑳芥簮瀛﹂櫌鐨勫ぇ涓
[4]zhaozhoubridge   2014-1-14 22:59
尤老师,作为您的学生我深感荣幸,今天看到您为了还学术一个清白,冒着种种危险指出某领导的错误,学生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社会需要您这样敢说真话的老师,您的学术造诣是我们的榜样,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您说您和苏老师绝不任意删除任何一组实验数据,指导了我以后再做实验的思想;请尤老师保重自己的人身安全,也请记得在您的背后有人在默默的支持你!
我的回复(2014-1-15 09:03):谢谢啦. 我会坚持下去,得到该得到的结果.
[3]尤明庆   2014-1-14 08:31
2013年12月24日马赛克先生从email 给我的答复,
是马赛克先生的个人行为,是学术委员会主任的个人行为,
还是学术委员会办公室主任的职务行为,目前没有得到确认。
2014年1月13日18时未收到新的函件,
因而我按原计划进行。
请参见"致河南理工大学学术委员会主任的公开信"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5648-757287.html
[2]尤明庆   2014-1-13 08:11
学校某位领导对学术委员会办公室所给答复(参见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5648-757287.html
的有效表示怀疑,因而网上所作学术批评的合理性也就需要评价。
正在进行协商。不过,已发博文不会撤销。
[1]尤明庆   2014-1-11 15:46
明天星期天,也该休息啦.
谢谢大家,谢谢大家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17 22: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