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科学 论文
宋敦江: 在跟计生委领导座谈时,潘教授说:“我71岁时就来找你们谈过这个问题,你们没有解决;现在我又来谈,我不想三年后这个事情还是没解决,到那时候我可能就是一张相片了……”
2012-7-13 16:04
宋敦江: 别人在肥肉和瘦肉上纠结的时候,我就特么的白天黑夜里在菜场里捡菜叶子吃。
2012-7-13 11:12
宋敦江: 绝大部分论文的特点是:格式结构优美,旁征博引权威,在权威的基础上做了一点小小的“改进”,然后论证这种改动具有多少意义价值,其实质往往是根本无原创价值。
2012-7-12 09:14
宋敦江: 大量战略科学家的存在,使得中国科学变得浮躁起来,夸夸其谈的人很多。掌握大量课题的“战略科学家”由于不懂战术,课题只能承包出去,结果层层承包,层层盘剥,真正的研究者拿不到足够的经费支持,国家设立的课题流
2012-7-10 12:18
宋敦江: 匹夫何罪?怀璧其罪!就是说,P民不可以追求超过自己能力可以捍卫的财产。搞科研申请课题也是这个道理,不是经费越多越好。
2012-7-6 12:19
宋敦江: 研究人员因此呼吁,一方面学校在培养科学相关专业的学生时需要加强数学训练,另一方面科学家们撰写论文时也应更注意表达方式,在数学公式周围加上更多的解释性语言,这样才更有利于交流科学思想。
2012-7-6 00:06
宋敦江: 读到不懂处,正是进步的始点。换一本书,不如停在不懂处,反复琢磨直至弄懂。花几天功夫搞懂一句话就前进了一大步;而换一本书读了易懂的前几章,实则还在原地踏步。
2012-7-4 08:36
宋敦江: 总之,长久以来,人们都知道很多research article(研究论文)的结果无法重复,但谁也不敢说。就算说了,也被主流观点给湮没了。
2012-7-2 11:14
宋敦江: 前天,问实验室师姐,你怎么还在做这个实验啊?师姐说,唉,没办法啊,结果一直不好呀……年轻科研人员有毕业的压力或者评职称的压力,急需文章,很有可能无法理性分析文章结果。
2012-7-2 11:13
宋敦江: 为什么会出现实验结果不可重复性呢?某种程度上,既成学霸们把持出版的标准,只发表与自己相同的结果对此现象有很大贡献。另外,实验人员只重视positive result(积极的结果),也是造成实验结果不可重复性的原因。
2012-7-2 11:13
宋敦江: 穿上一件原始创新的迷彩服,就像鸵鸟钻进了沙堆,安全感和幸福感油然而生,有了这个迷彩服,就可以把为写文章而科研的那些事情全都裹在里面让人看不清就里,用文章发在什么杂志上或者发文章的点数取代创新原有的含义
2012-6-25 12:28
宋敦江: 然而,一个实验有几个能够重复验证?做不出结果怎么发文章?做出的结果与预期的相反,数据怎么用?我不解释……总之,我们仍然可以发SCI……我们愚弄了别人,成就了自己,其实,我们也愚弄了自己。
2012-6-19 09:58
宋敦江: 一位老同志感慨的说,游戏被我们自己弄糟糕了,说当年某些国家计划立项的时候,说的指标都太高了,现在看来依然是难题。但是已经立项过了,想再得到支持已经很困难了。说完,很多人都很感慨。
2012-6-19 09:25
宋敦江: 我们把杰出的思想归结为天才或者幸运(牛顿是两者之和),但这种做法只能埋没前辈们的高明,也不会给我们真正地指导,因为不管是天才还是幸运都不是我们能够主导的。
2012-6-15 10:32
宋敦江: 已经没有人相信谁说什么了,只想知道谁在干什么。
2012-6-12 09:29
宋敦江: 我们不能因为醉驾闯祸怪罪酒!鱼刺喉咙怪罪鱼!喝水呛口怪罪水!抽烟得病怪罪烟!核电事故怪罪放射性物质!同样,科学评价中滥用SCI数据库现象怪谁?地球人都知道。SCI没有惹怒任何人。
2012-6-7 09:30
宋敦江: 读博和大便的相同点:1.都是憋出来的2.肚子里有货才爽,否则很痛苦3.即便肚子里面有货,也得有paper才行4.paper越多心里越踏实5.paper上的都是屎6.paper不能是别人用过的7.paper虽然是别人用过的,但是看不出来就行
  • jiangxun: 有道理,但有点粗。 (6-4 05:25)
  • 宋敦江: 谢谢赞同。 (6-4 10:23)
2012-6-3 19:23
宋敦江: 科研的事情并没有什么特殊,也是做点自己感兴趣的事情而已,通过劳动,做点事情,要求有点产出,要么贡献知识,要么贡献技术,比农民种地需要学会的事情还少,写报告更简单。
2012-6-2 23:23
宋敦江: 衰老是每个人的宿命。我老人家唯一还能稍感庆幸的是,我依然有一点勇气单枪匹马地搞一点小科研。将来没有学生的帮助,是不是就活不下去了?科研是一个人的乐趣,还是一个团队的生意?
2012-5-31 13:26
宋敦江: 当出版商用一种数据来说明一些事情的时候,居然会出现一种波及整个科教界的激动,并以此为依据甄别是非和高低,而不看看这种激动掩盖下的事实,还真以为自己取得了多大的成就,这又是谁在制造一种新的概念?其目的又
2012-5-30 11:28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4-4 05: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