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科学 论文
宋敦江: 中国科学界中有如此多的缺乏最基本科学素质的科学家,中国科学媒体如此缺乏最基本科学素养,中国国民,特别是行政人员如此缺乏最基本科学常识,这才是问题所在。
2012-5-30 07:32
宋敦江: 2010年慢性病监测结果显示,我国18岁及以上居民糖尿病患病率9.7%,超重率30.6%,肥胖率12.0%,比2002年分别增加了34%和69%,能量过剩已成为严重威胁国民健康的突出问题,再次提示我国居民慢性病已进入高发时期。
2012-5-25 16:37
宋敦江: 5分钟发现不了问题,可以本科毕业。30分钟发现不了问题,可以硕士毕业。2个小时发现不了问题,可以博士毕业。
2012-5-23 08:27
宋敦江: 让我们彻底赶走鲁迅,欢迎“小沈阳”,让人们在开心笑声中忘却现实的不公和苦痛,在笑声中渐渐地麻木、渐渐地变傻......
2012-5-18 09:19
宋敦江: 一句话,评基金就是尽力让有科学精神的有一定基础的“会”设问的人获得资助。
2012-5-15 10:45
宋敦江: 从上到下,不管是谁,不能为自己的未来负责,也不用为周围的人负责,只能为当管的那个人负责,而当管的上面的大官人却可以不负任何责任,这应该是病根。
2012-5-14 15:01
宋敦江: 不区分什么是发现,什么是发明,什么是创造,什么是创新,一股脑儿全是创新,把学术成就和技术进步混为一谈,或者直接就是贬低技术进步和真正的创新,把科学上鸡毛蒜皮的发现推崇到天上,号称是对人类知识的贡献.
2012-5-14 14:57
宋敦江: 有一个面上项目申请需要注意的问题,让本方向的专家读你的本子觉得很专业有新意(不是说外行话不是炒剩饭),让离你专业远一点的评委读你本子时觉得很清楚很强大(不是不知所云、平平淡淡、也不是空了吹)。
2012-5-13 12:03
宋敦江: 数学的思维其所以抽象,就是要简化问题的描述,把最本质、最重要的因素提出来,使得问题清晰可见,而不是混杂在一片混乱之中。
2012-5-12 11:51
宋敦江: 网络流量模型就是至今没有很好解决的一个数学模型。没有它,我们不能模拟产生逼真的网络流量,不能很好地控制流量,不能保证很好的服务质量。数学的抽象是科研人员重要的本事,其本身也是科研成果。
2012-5-12 11:51
宋敦江: 工程问题中引入数学模型,也许是为了优化,也许是为了局限一些漫无边际的思维领域,也许是考虑某个变量的上下界,如此等等。没有数学模型,许多客观现象得不到精确的描述,对策也就常常不能有的放矢。
2012-5-12 11:49
宋敦江: 有的善于搞理论,写下好多符号、算式,搞得很学术;有的喜欢搞开发,动不动就做出一个什么系统;有的喜欢搞综述,天南海北的把许多材料收集起来,来个大杂烩。当然,他们各有各的长处。
2012-5-12 11:37
宋敦江: 很多单位已经出台了“反放羊管理条例”,要求导师在一年内最多只能招收两名研究生,这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对放羊小组起到抑制的作用,但是从政策出台到收效还是会有一个过程,我认为这个时间是三到五年左右。
2012-5-12 09:49
宋敦江: 在中国,真正做科研工作的并不是院士,不是973首席科学家,不是学科带头人或者其他有各种光环的大牛教授,而是这些大牛教授手下的那些没什么名头和光环的副教授,副研究员,助研,讲师,博士后以及普通的研究生。
2012-5-12 09:46
宋敦江: 当然,如果一个科研项目所有外行人都一看就明白,这个项目是否值得资助也可能成为另外一个问题,所以,评委们也需要在评阅中不断探索,怎么把一些有创意、甚至有争议的科学思想保护下来。
2012-5-11 18:16
宋敦江: 一个申请者有再好的想法,不能是“茶壶倒元宵”,科学的东西首先要遵循“简略性原则”,把一个东西表述得太复杂,不去关注评审者的阅读心理和理解局限性,恐怕是难以引起更多关注的。
2012-5-11 18:15
宋敦江: 真才实学者服务公司,有职称者服务政府。相对来说,政府(含科研机构)不需要真才实学者。诚哉!
2012-5-10 17:57
宋敦江: 把手头的事儿做到极致是有创新的基础。很多所谓的创新其实都是瞎掰,就象很多所谓脑筋急转弯其实是脑筋瞎转弯。
2012-5-10 15:25
宋敦江: 有了科学问题才有研究动机?一个技术问题为什么非要提升到科学问题的角度?如果每个基金都解决了一个科学问题,那世界会是什么样的?个人觉得青椒还是要实实在在地做研究为好。
2012-5-9 09:01
宋敦江: 渴望公平的评委们能够做到评审公平吗? 评委们也渴望公平吗?原以为只有被评审者渴望公平。
2012-5-8 14:10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25 15:3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