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高明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蒋高明 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从事植物生态学研究

留言板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留言 登录 | 注册


[159]NINGGUOSHENJI   2014-8-27 16:37
蒋老师你好。我在CC论坛上看到您的《我的高效生态农业梦》演讲很受启发。我是出自农村的研究生。我也常常思考这个问题。未来农村谁来种地?我觉得日本“植物工厂”计划弄得不错。我国杨其长教授这块研究的不错。我觉得科技和资本是解决未来农业的出路
我的回复(2014-8-28 15:16):你理解得很对,科技加资本,带动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可以部分解决农业的问题。
[158]sheath   2014-8-25 08:50
建议:如果是长期项目,可考虑建立网球场的网围墙,并设定监控仪。
我的回复(2014-8-25 09:27):谢谢。关键是地块不集中,且费用也存在问题。有些不是本村人干的,是路过的别村的农民干的。本村的农民支持我们的实验,他们自觉地保护我们的实验设施。即使如此,今后我们得加强安全问题
[157]rexbanhou   2014-8-17 14:34
您的生态农场模式已经在各省推广了十四点五万亩,有没有这拾肆万五千亩的总的亩产数据和分别遇到的问题?如果有一片总数据的博文,对于大面积推广更具说服力。
[156]rexbanhou   2014-8-16 05:50
蒋研究员的博文中狸家洋说过十五年人口会增加两亿,这是扯谎;中国有乙肝患者一点三亿,寿命不会长;每年自然死亡三千万。每年出生人口一千五百万,所以,过十五年,中国人口也就十亿。过三十年,有人口危机。今年申请生育二胎的只有五万人,公路车祸就死亡十万。计生委的规划是中国人口七八亿正好,这方面湘雅医院的易富贤博士有研究,他有网易博客。
[155]rexbanhou   2014-8-15 18:02
中关村家乐福有甘肃甘南天玛生态的甚么沙漠土鸡草原奔跑鸡,结果注明产地是山东聊城和德州,没在草原沙漠养鸡,天玛生态在炒噱头。蒋研究员的博客我看了二百页,没发现有关藏区西藏青海川西甘南草原苔原生态保护的内容?内蒙蝗虫可以养鸡,那藏区的鼠兔灾害怎么办?现在一般是毒杀,结果把吃鼠兔的狼和鹰也堵死了;蒋研究员能否发一片有关藏区生态保护的博文?
[154]guoguolaile01   2014-8-12 15:45
田老师经过研究发现中国生产水平和美国差距40年   主要原因如下
中国发展农业的最大失误
改革开放35年,中国的农业得到较大发展。最值得骄傲的是用占世界7%的耕地养活了占世界20%的人口,畜牧业产值及其在整个农业生产中的比例不断提高。但这却是用迅速消耗耕地基础肥力资源和急于产业化、市场化驱动下畜牧业得以畸形发展的结果,也必然产生占世界7%的耕地消耗了占世界30%—35%化肥量这一高耗能、高成本后果。
这35年,中国为了改善生态环境,投入了大量资金,但土地沙化、湿地消失或缩减、水土流失严重的整体恶化趋势仍在继续。
这35年,畜牧业与种植业生产相脱离,种植业几乎不使用有机肥料,只用化肥,使前30年原本消耗远远大于补充的耕地质量迅速恶化。
35年前,不少专家建议农作物秸秆还田,改良土壤,但至今仍没得到有效实施。
从中国春秋战国时代就总结出来的发展农业必须实行农牧结合的客观规律,至今已被丢得一干二净。上世纪50-70年代的30年,在‘以粮为纲’的指导下,养殖业被看做‘资本主义尾巴’,畜牧业发展受到严重阻碍。而改革开放35年,在‘以发展工业的思路去指导农业’等方针的指导下,走畜牧业脱离种植业的独立发展的道路,种地者不养猪,养畜者不种地。这种发展畜牧业的道路是建立在种植业生产的廉价饲料源基础上的,也是建立在种植业农户不能增加生产性收入基础上的,将对农村发展产生巨大的阻碍作用。这种农牧业相脱离的发展模式在世界上先进国家中是没有的,但是畸形的。因为按发展农业的客观规律办事,农牧业必须越来越紧密地结合在包括农户在内的每个生产单位中,两者相互促进,共同提高。
耕地是农业生产的最核心因素,而有机质又是土壤质量的核心物资。土壤有机质含量高,团粒结构多,质地疏松,可吸附更多的营养元素和水分。这样的土壤既抗旱又抗涝,作物生长稳健,抗病虫害的能力增强,从而保证作物稳产高产。而保证土壤中有足够的有机质的主要措施一是秸秆还田,二是施用有机肥。世界上的农业先进国家有的走两者相结合的道路,如美国;有的走主要施用有机肥的道路,如丹麦,他们在很早以前就这样做了。但我国连续65年的掠夺式经营已经使耕地精疲力尽了,如东北黑土地的黑土层从1米下降到现在的30厘米左右,有机质从5%左右下降到1%—2%或更低。可以说,我们在糟蹋土地。
耕地质量下降到如此程度,将使我们面临着粮食安全的严峻考验。灾害年份将越来越多,粮食产量将进一步不高不稳。种植业户不搞养猪业,本身又没有能力购买有机肥,也没有能力运输、施用到田间,耕地的肥力基础得不到提高反而剧降,为了收成只得用化肥;又没有能力搞秸秆还田,他们用什么来增加耕地的生产性收入?大量的的化肥施用不仅消耗了大量能源,也导致面源污染、生态环境的持续恶化。
而中国65年的掠夺式经营使土壤质量剧烈下降,不得不依靠大量施用化肥,化肥施用量越大,土壤质量下降的越快,形成了恶性循环。中国仅能在个别风调雨顺年份、个别地区、个别农户、个别地块出现的高产纪录,都是在使用大量有机肥、化肥(超过1500公斤/公顷)等极特殊人为条件下偶尔出现的,但不能重复。年份间作物产量的波动幅度为50%以上,对靠天吃饭的依赖程度仍很大。中国自1990年代中期以来作物产量增长缓慢主要由这个原因而引起,而且将越来越缓慢。决不能说我们使用了2.3倍于美国的化肥就等于提高了地力,就与美国的作物生产条件差不多了。
目前,中国中上等玉米生产田和中国玉米育种单位试验场圃的地力水平为11000公斤/公顷左右,所育成品种的可常见高产水平为15000公斤/公顷左右,但要育成可常见高产水平达到2万公斤/公顷的品种则需要有15000公斤/公顷的试验场圃的地力水平,而且此时起决定性作用的是土壤质量的提高,不再是单纯增加化肥使用量。显然,我国绝大部分耕地还不具备这个条件。而且这个水平只相当于美国1970年的水平。
土壤质量不仅是中国玉米进一步稳产高产的限制因素,也是选育更稳产高产作物新品种的限制因素。在目前情况下,不仅中国玉米育种单位还是在中国境内的美国先锋育种公司或其他外国育种公司都将是无法获得正常的育种进展。
最使人感到可怕的一是决策者们还没有真正认识到大搞秸秆还田、最大限度地施用有机肥对农业发展的极端重要性,以至于长期得不到实施。二是即使我们的畜牧业发展了,对种植业发展却毫无推动作用,反而使人畜粪尿大量流失并污染环境,而管理者们却只为畜牧业产值的提高感兴趣。
65年来,我国农业发展过程中,先是由于生产关系的几次变革脱离了当时的生产力水平,甚至被认为是资本主义尾巴,损害了农民发展养殖业的积极性;后是政策引导使发展种植业与发展养殖业相分离,长时间地失去了农牧或农林牧相结合的机会。但这是农业发展的必然规律,谁也躲不开。但现在的条件比当时要不利得多,如现在人口多土地少,能源、生产资料价格高等。都使得我们提高耕地质量必须付出很高的代价。中国近些年旱涝灾害频发除了水利设施老化或被废弃丧失蓄水和灌溉功能的原因之外,就是土壤质量剧降,大大降低了蓄水保墒保肥的功能。
中国农业生产发展65年走的是一条歧路,是一条只顾消耗土壤资源的道路。如果未来30年继续走下去,将从根本上丧失土壤资源的肥力基础。生态环境的继续恶化加上违背农业发展规律的歧路必将使我国农业生产在未来发生重大灾难,粮食安全肯定不保。如果从现在开始,全国将至少一季作物的秸秆还田,大力推进实施种植业户农牧结合(既种地,又养畜,粮豆就地转化成饲料,出售的是畜)每年每公顷要有至少施用30—40吨优质有机肥,在没有大的水土流失事件发生的情况下,30~40年后,耕地质量才可能有所恢复,才有可能走向良性循环。

田老师经过研究发现中国和美国农业生产水平差40年育种水平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  田老师也经常担心中国未来20年农业的发展   照现在这样发展 不实行农牧结合 秸秆还田 中国粮食产量很难有所提高
我的回复(2014-8-13 15:10):我的联系方式 jianggm@126.com 欢迎邮件交流
[153]朱鹏锦   2014-7-28 11:50
http://news.ifeng.com/a/20140727/41327197_0.shtml 蒋老师现在转基因越来越失控了
[152]zhaojiayu   2014-6-30 15:43
   恭喜蒋老师和您的团队又有新作出版!还有就是蒋老师,您怎么看去年林业专家们提出的《木兰共识》中关于:“实施天然林保护工程以来,很多地方的山林基本上都是“一封了之”,即便是林木枯死了,也无人敢动。这种绝对化的天然林保护已经导致了一些生态和经济问题。

森林长期过伐以后,需要休养生息, 但更需要积极培育。“休养生息”这个概念,对于被反复砍伐后出现的天然次生林,本质上仍是一种退化。自然力对于森林培育,是必须利用的力量,但它不会自动顺应人类的需要。对自然力的反面效应,只有经营才能规避。如果森林不经营,那就是让人力破坏之后,再扔给自然力去放任自流。只有积极地培育森林,才是对天然林的最好保护。

退化次生林,一般都由萌孽、杂灌组成,生命周期较短,且少有可以长成用材的树木。我们观察过消极期待了50年仍然停留在萌蘖和杂灌阶段的例子,而经过补植的对照地,已经形成了以紫檀建群的优质异龄混交乔林了。次生林生态系统如果封存不动,其自然演替的前景只有两个:一是通过演替走向顶极群落,但这个过程估计需要100-300年,期间,生态效益很差,经济价值极小;二是森林生态系统在演替过程中极易因外因突发逆转。这是由于,天然次生林生态系统有一个如同人类的婴、幼儿期,大人不抚育,很难成人。

事实上,在森林资源的培育中,不依靠自然力不行,绝对地让位于自然力也不行。除了小面积的核心保护区和生态特别敏感地段,对于大面积森林资源,不能排斥人的积极作用,这种作用不是代替自然力,而是引导自然力。
我们的共识是,只有积极经营才是对天然林的最好保护。必须纠正天然林保护政策的极端化倾向,纠正的方法就是允许科学经营。”
[151]zhaojiayu   2014-6-17 15:09
   蒋老师开会回来了吗?!瑞典的环保水平果然名不虚传呀!不知果园秸秆覆盖除杂草技术弘毅农场能否用得上呀?!另外,弘毅农场切割秸秆用的是横切的秸秆粉碎机,还是竖着切碎秸秆的秸秆揉丝机呀?!我的意思是如果需要收购的秸秆数量超出弘毅农场自身需求,完全可以考虑扩大收购后,再把加工好面包草对外出售呀!此外,有可能的话今后弘毅农场的有机牛肉应进行品质分级、部位细分切割技术后再行高价出售。既然您觉得有机食品就该物有所值,可以允许一部分人先吃起来,那么就一定要注重品牌包装,而牛的饲养过程在销售环节是很难展现的,难以打动中高端的消费者,可如果对牛肉部位进行细分,则会一目了然,那么价格自然就容易上去了!如图http://www.taoniu.com/niurou/2009/0504/article_688.htm
如视频lhttp://www.56.com/redian/MTQwNzgzNQ/  一点胡思乱想+胡言乱语还请您不要见怪,出国开会一路幸苦,希望您保重身体,好好休息几天呀!
我的回复(2014-6-25 17:56):如果继续养牛,会加大对秸秆的需求,我们需要一种设备在田间直接收获玉米秸秆粉碎,直接灌进青储池即可压实保存。不过那种设备很贵约40多万,暂时买不起,今后可考虑农民专业化分工,国家补助一部分。至于牛肉分级,我们暂做不了,屠宰的利润给下一家了如果做加工风险还是很大的,销量是个问题。我们必须稳扎稳打
[150]zhaojiayu   2014-6-11 15:36
   还有几本好书《秸秆养肉羊配套技术问答》http://item.jd.com/10180017.html
《农作物秸秆养羊手册》
http://item.jd.com/11337584.html
《农作物秸秆养牛手册》
http://item.jd.com/11337585.html
[149]zhaojiayu   2014-6-11 15:34
恭喜弘毅农场有机小麦亩产超1100斤,预祝蒋老师和您的团队再创辉煌!另外俺班门弄斧向您推荐几个农业技术视频,还请勿笑:1、关于果园除杂草的技术,似乎可增加一项秸秆覆盖《果园秸秆覆盖技术、秸秆堆腐还田技术》http://sannong.cntv.cn/program/nongguangtd/20110705/111208.shtml  2、关于弘毅农场增加秸秆养羊项目不知何时能够展开,给您推荐两个相关视频,竖着切碎秸秆的秸秆揉丝机,制成的面包草一吨最高卖到1200元《秸秆做成的“面包”》http://baidu.cntv.cn/schedule/SCHE1388457821976863&videoId=fff493a024c04e42b525abc3aa267c3b《秸秆养羊配套技术》http://tv.cntv.cn/video/C10391/0db7a8dba3354d29b4066abe819ff1bf
我的回复(2014-6-16 16:39):秸秆养羊没有问题,主要考虑市场风险,另外如果养养棚圈还需要更改,这些都有费用问题。谢谢您的建议。
[148]zhaojiayu   2014-6-2 23:04
蒋老师,端午节快乐,您爱吃甜的粽子呀?!还是爱吃咸的粽子呀?!
我的回复(2014-6-3 14:25):谢谢,端午节快乐。这次匆忙,友人送的粽子都忘了吃了。我喜欢咸的
[147]pannap   2014-5-14 17:18
蒋老师,您好!最近正在拜读您的书《生态农场纪实》,看了以后很激动,我是学土壤的,您做的事情也是我一直特别关心的。我们最近也接手了一个项目,要搞蒙山旅游区的农业规划,对这方面了解不是很多,但是,觉得应该坚持的最基本原则还是走生态农业的道路。很想到您的农场参观一下,希望生态农业能够在山东乃至全国大面积推广。我支持您。
[146]蒋功成   2014-4-19 09:50
高明先生您好!我是江苏淮阴师范学院蒋功成,我一向关注您的博文和在弘毅生态农场等生态农业项目中所做的实践工作。我们现在学科发展的主要方向就是生态农业。从2007年起就立项建设了一个江苏省环洪泽湖生态农业生物技术重点实验室,生态学学科是省重点建设学科,今年又牵头18家单位共建了江苏省区域现代农业与环境保护协同创新中心。我邀请您方便的时候到江苏淮安来讲学并指导我们的工作,也希望带一些老师和学生到弘毅生态农业参观学习,如果有生态学,特别是生态农业方向的博士,也希望您给我们推荐。
我的回复(2014-4-19 22:01):蒋老师:谢谢本家关注,保持联系。最近事情较多,抽空再商具体事宜。您邮件联系:jgm@ibcas.ac.cn
[145]cgh13806650719   2014-4-14 01:16
拜读先生大作《生态农场纪实》,说实在的,涉及其中理论计算也不止十年了,其实循环农业理论久已有之,加环、解环也并非十分新鲜的事,难的是实践,尤其是乡村实践。先生忧国忧民之思涌于字间,溢于言表,但辩证地来看,似有商榷之处。当前我国农村之现状,乡村破败、居民凋零、污染遍地,触之心痛,但反过来说三十年之前,乡村虽非当前破败,然则老百姓穷得叮当响也不是一件事。
    历史发展总是如此无奈,说先污染后治理,还是不要污染也不要治理,两者选择谁都知道,但为何难以做到?随着城镇化的发展,乡村败落更将加速。但反过来如果所有农业户口都呆在乡村里,要达到同等收入,即使技术上达得到,土地承载得了,如此多的产品,市场也承受不了呀。现在都已经“谷贱伤农”了,何况于农民工都回乡呢。
    先生在乡村一线实践值得钦佩,但我觉得先生如果要发表类似转基因的战略问题,似乎跳出一线来看看更好。其实我国乡村问题不在于技术上,如先生在家乡实践一样,县长乡长们来得不少,可如果没有上级来人,有几个会单独来一下,关心一下呢?我估计分管副县长一年都不会来几次。我国的乡村问题,主要在体制上,中国农保系统、植保系统有几个在关心农民?为什么他们不去关心他们职责所在的工作呢?问题就在于他们是事业编制的,农民生产与他们利益并无关联。试想美国农保公司、植保公司是怎样围绕农民在转呢?大豆转基因主要是对抗除草剂减产,这就是适合他们一种千万亩的国情。我们呢?科研的为科研,机关的为机关。
    坦率地说,先生的生态农场这些研究,更适宜于农专的学生,而不是中科院植物所的研究生,这难道不是中国教育的悲哀?况且,就算农专生学了有何用处?有那个农专生还会回家去土里刨食?即使有,土地流转又何尝不是资本的盛宴,光流转费就不是一般人家承受得了,农机、设施更是天文数字。
    在中国,发展生态农业很难。首先是价格,中国什么都贵不起来,人实在太多又实在太勤劳了,什么好赚钱什么就过剩,秸杆过腹还地是好事,可牛肉卖给谁去?其次是土地,一亩三分地,肯定搞不了生态农业,400元流转费,成本不少啦,农民自已逐渐流转滚雪球倒有可能,但也要耐得住寂寞经得住烦恼。另外就是资本流入农业流入农村,这没有很好的模式,成功机会也肯定多不了,要不人民公社也不用解体了。所以,还得先是城镇化,让农民大量的从农村里流转出来,到了土地抛荒到没人理了,农业的春天才会来临。
    当前乡村建设,关键还在于看国家对于事业单位改革的进展,如果农保体系推下海了,先生的实践也好,学生的事业也好,都会有用武之地,反之也只能是写写论文而已。
我的回复(2014-4-15 21:20):您说的是非常现实的问题,也是我所担忧的。农民肯定不能像现在这样收入低,生活在脏乱差的地方。如果政府将大量的城镇化建设费用向农村倾斜,让农民成为稳定的职业,并解除后顾之忧,那么中国的国土能够承载的人口就会增加。如果仅发展大城市,任村庄衰落,可能会造成食物供应与社会稳定的其它问题。这个问题很复杂,三言两语说不清的。
[144]zhaojiayu   2014-4-2 13:38
   这些天我也出了趟远门,一直没上网,今天刚收到蒋老师的发的BTV节目,再次感谢蒋老师的慷慨大方和辛勤工作,祝您事业、家庭两幸福呀!
我的回复(2014-4-10 07:40):不必客气,保持联系。
[143]lrx   2014-3-25 22:08
所谓“转基因”是生物武器的说法其实不靠谱。

前些天,在美国生活了大约10年的我表哥回国了,我见面后问他的第一个问题是“美国人是不是也吃转基因食品?”他的回答是“吃的”
我第二个问题是“是不是就像普通食品那样吃”,回答“是的”。
本来我要继续问他标注的问题,但是他明显认为我前面的问题已经是“多此一问”(俺又不是什么专家,就一普通中学老师)。

就我前面所问两个问题,美国至少没有把转基因当作武器,因为美国人也把转基因食品当作普通食品来吃,并非只给中国人吃。

自然,我现在没有能力证明转基因的危害是否存在,但是至少不是作为基因武器而存在的。
[142]zhaojiayu   2014-3-8 02:04
   感谢您在百忙之中还能抽空解答我的提问,祝您一路顺风、工作顺利呀!
[141]zhaojiayu   2014-3-5 23:14
   您觉得真要是国家投入五百多个亿,开展“以地养地”、“禽北上、畜南下”的生态治理发展模式,三北地区需要多少年才能恢复到生态顶级群落呀?!另外您觉得在草原、荒漠地带的乡镇、城市进行“市容绿化”时,可不可多种些树呢?!比如巴音胡舒嘎查在村前、村后大量种上沙地榆、白桦、枫树、沙地云杉、红柳这些乡土植物,不过种植密度要比自然界大很多,这样是否可行呢?!北京电视台后来拍的节目效果更好吗?!太有兴趣了!我的QQ邮箱464482316@qq.com还得麻烦您呀!  
我的回复(2014-3-7 21:52):草地恢复要结合牧民增收显然会事半功倍,具体投资没有测算过,如果用三北和京津风沙源的钱来发展畜南下禽北上模式,经费应当差不多。内蒙古城镇绿化用本地树种是对的。我现在外地出差,无法用宽带,回北京后发过去北京电视台的节目。
[140]zhaojiayu   2014-3-5 01:00
   太感谢您了!好珍贵地影像资料呀!希望整个三北地区都能采用您的科研成果呀!某个号称总投资:578.6亿元,工程期限:1978年——2050年的世界最大地防护林工程,还是尽早改弦更张把人员经费投入到“以地养地”、“禽北上、畜南下”等更有效的治理模式吧!最后冒昧得问一句:我能把您的视频转发到各大网站介绍给更多的观众吗?!
我的回复(2014-3-5 14:27):没有问题,那本来就是央视的节目,谢谢转发。如果感兴趣,北京电视台后来拍的节目效果更好。实际上,如果找对了路子,沙地草地治理是相对容易的,造林显然不是最好的办法,而是相反。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6 07:1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