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四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agictttt

留言板

每天23点到次日7点之间禁止发表留言。

hidden
[23]用户名   2014-8-22 08:01
评论已经被科学网删除
hidden
[22]用户名   2013-9-16 01:54
评论已经被科学网删除
[21]yichuanxue   2013-5-4 15:07
您好,想请教您一个问题。网上很多关于先父遗传的理论,是真是假让人捉摸不透。拜托您用专业角度给予指点,万分感激。等待回复,谢谢。
我的回复(2013-5-6 22:47):第一次听说先父遗传理论,我不是很懂啊
[20]袁顺波   2013-4-9 13:54
尊敬的科学网博客用户:
您好,诚恳地邀请您参与“科学网博客用户持续使用的影响因素”问卷调查,网址是:
http://www.sojump.com/jq/2250398.aspx,本次调查需要3-5分钟的时间,非常感谢!
[19]贾计荣   2013-3-27 11:32
汤叔叔,你认不认识做代谢组的同学或者老师啊
我的回复(2013-3-27 11:33):别叫汤叔叔啊,只有Alan才叫汤叔叔,搞得很想念他啊。
我的回复(2013-3-27 11:33):我们公司就做代谢组学啊,把你的问题给我吧,可以帮你问问。
[18]Anastasia   2012-11-12 16:44
看了你几篇博文,行思有迹,博主是个很关注内心世界的人啊。看完后忽的感觉有很多话想跟博主交流,但当打开留言板,又不知道从何说起了。再言之可能无物,罢。
我的回复(2012-11-12 20:17):疯子的世界,有啥疯话说说不妨。疯话我全听得懂,有逻辑的话就听不懂了。这不是开玩笑,生活中也是这个样子。
[17]刘瑞亭   2012-11-3 15:51
您俩的名字确实是缘分
[16]fansg   2012-10-3 08:30
三峡工程环境影响评估:科学如何沦为政治的婢女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0a6079010174df.html
[15]王彪   2012-8-30 23:42
这个头像喜欢
[14]王春艳   2012-7-8 22:45
换导师的问题解决了吗?祝福早日毕业,独领实验……
[13]赵冲   2012-1-22 09:35
过年好!祝新春快乐!万事如意!
我的回复(2012-1-22 18:02):你也一样,新年快乐。
[12]huayuwujie   2011-12-29 20:54
汤治国:TQ
[11]huayuwujie   2011-12-29 20:54
汤治国:祝你平安和快乐。
我的回复(2011-12-30 02:20):谢谢,虽不知你是谁,有人祝福,是特别开心的。
[10]甘春梅   2011-12-25 06:17
您好。我是华中师范大学信息管理系的博士生甘春梅。想麻烦您帮我们做一份有关“学术博客知识交流与共享行为”的调查问卷(需要7-8分钟时间,问卷地址:http://www.sojump.com/jq/1201103.aspx)。
        本次调查完全出于学术研究目的,旨在考察个体通过学术博客与他人进行知识交流与共享行为的心理情况。研究的成果将有助于增强您和他人的学术交流与合作,同时也有助于加强对知识管理的深层知识。
        对您的合作和支持,我们表示衷心的感谢!
[9]何毓琦   2011-12-16 16:21
Please read my public announcement first
[8]汪梦雅   2011-10-18 19:15
额,看来你在国外还是如此热衷科学网啊。好久没来了,过来踩踩,祝顺利!
[7]黄川   2011-7-17 20:09
谢谢你和我说了这么多你的想法,也许你没有完全理解我的想法,不过没有关系,我很高兴,像你这么率真的人,也很少了。呵呵!
我和你一样,其实更在意的是自我评价,而不是别人的评价,顽固或者幼稚……
你说在不伤害任何人的前提下做了汉奸,这本身就是伪命题了,在看到犯罪的时候,只选择去做旁观者,漠视犯罪同样是有罪的。也许你忘了鲁迅笔下那些在日俄战争中面对同胞被日军杀害麻木不仁的面孔了。
一位叫做Martin Niemoller所写的,犹太墓碑:
When the Nazis came for the communists,
I remained silent;
I was not a communist.
When they locked up the social democrats,
I remained silent;
I was not a social democra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
I did not speak out;
I was not a trade union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
I remained silent;
I wasn't a Jew.
When they came for me,
there was no one left to speak out.
你因该看过。
我觉得你回复的还不是你真实所想,我阅读了你博客中一些博文及你的回复,哈,曾的那篇博文所说的那个时刻,不定你会是比我冲的更快的人。
如是所说却不是真实如此去想,想从别人的回复中得到你意识中早已存在却被搁置一旁的答案。最后我还是那句话吧,追寻已有的“执念”去做,便不用迷茫。至少生命、爱、知识这些主题,不会有多少异议的。
我的回复(2011-7-18 02:24):越战中的越南胜利了,他们的人民并没有生活的更好。
二战中的日本失败了,他们的人民却过得更好。

胜利和失败,并不是看谁在投降书上签字,看得是,谁更长记性,谁更有胸怀,谁的人民可以在以后的日子里过得更好。

我倾向于认为,二战中,美国和日本都是胜利者,而中国是失败者。
我的回复(2011-7-18 02:20):纳粹墓碑上的语言,我是这样一种理解。
当你势单力薄,而你的敌人采用不正规手段发展壮大的时候,你应该反对。
但你手里没有钱,而你的敌人采用不正规手段想要拿到枪的时候,你应该反对。
当你即势单力薄而且没有枪,但你的敌人即强大又有枪,你完全没有能力反抗,你应该投降,忍辱负重的活下去。
我想,如果当年,所有手无寸铁的犹太人都起来反抗,就不会有像辛德勒一样的纳粹军官了。无法抵抗下的反抗,会死的更早,死的更多。

越南是一个反抗到底,绝不投降的民族,朝鲜也是。
我的回复(2011-7-18 02:12):求同存异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世界需要多样性,因为多样而美好。
你没有像大多数我遇到的人一样,对我谩骂,或者说我无药可救一派胡言强词夺理之类,而是尝试理解,我表示感激。
我的回复(2011-7-18 02:07):说实在的,如果真打起仗来,我又会对方的语言,我应该会投降。为了自己投降,为了家人投降,为了人民投降。
很多时候,我们一腔热血去打仗,是被忽悠的,被他们忽悠了。他们忽悠我们去打仗,并不是为了这个民族的未来,只是因为,他们不想下台罢了。换成外族人上台,他们不愿意,换成另一个中国人上台,他们依然不愿意。他就是不愿意下台,根本不在乎我们的命。他说:“如果我下台了,你们全部都会一起完完”
远处,传来震耳欲聋的欢呼声:“生的伟大,死的光荣”。死的光荣,这是多么一句可笑的话啊,居然,他们在不停的传诵着。他们在传诵“死的光荣”,是因为,我们被忽悠着去死了,他们便可生的伟大。

跪下去,是为了站起来。每个人都站起来,最后的结果是都站不起来。每个人都跪下去,最后是一起站起来。忍辱负重,需要的是胸怀,这,正是我们缺少的。
日本人,我个人的感情是复杂的,有恨有佩服。
二战失败以后,他们忍辱负重,一直到今天。他们视美国为敌人,亦视美国为朋友,该敌人的时候敌人,该朋友的时候朋友,最后有了双赢。
至今,美国在日本依然有军事基地,类似于“租界”的地方。
我想,如果,当年中国战败了,应该会有人一直选择打游击。租界存在一天,就会游击一天。正如,当年反清复明的“天地会”,抑或是“义和团”。
我的回复(2011-7-18 01:43):我不理解,为什么人民的生命比领土完整更重要。
战争落在本质上,是在抢夺资源,人家缺少,于是来抢。
有人抢我的,我干不过,就会给他,犯不着为此丧命,而且,背后还有法律的制裁。
人家打过来,我打不过,就投降,亦犯不着丧命,因为,背后还有文化的较量。
时间,总是还原出最最符合人性的那一面。

犹太人墓碑上的话,我是认同的,杀人的事情,以杀人为目地的战争,必须反抗。如果,仅仅只是为了资源,要拿就拿走好了,我忍。忍耐,会有未来。死了,就不会有未来了。换任何一个人来领导,都是压迫,而且,换个外族人,不一定压迫的比现在重。为什么,不可以让外族人来领导呢?任何人来领导,只要可以给人们更好的生活,我都拥护。

我一个朋友,和我讲过这样一个故事。
相邻的两个村子,原来关系还可以,不算好,亦不算坏。农村人,没事的时候会下篓子,抓鳝鱼的那种篓子,抓鳝鱼很赚钱。只是,只有B村人喜欢下篓子,A村人中,还没有人下篓子。于是,B村人经常来A村下篓子,A村人不乐意,认为自己的水田,其他村的人不可以来下篓子,就算自己不下。于是,每次B村人过来,A村人会骂。有个B村人有了情绪,下篓子的时候,偷偷把A村水田里的水稻整的稀烂,一次,两次…..。A村人发火了,放言要给B村颜色瞧瞧。B村亦不甘示弱,每次都是集体行动,约15个人一起。
后来,A村人召开集体会议,男女老少都来了,每个人都义愤填膺,他们商定好,这次得让B村付出代价,一定要让他们感觉害怕,要吓唬吓唬他们。
第二天,村里有人报道,说B村人来了。于是,A村约30人,有枪的拿着枪(打鸟的铳),有菜刀的拿菜刀,全是青壮年男人,出发了,去拦截B村人,给他们点颜色瞧瞧。B村人见着阵势有害怕,开始逃。B村的人跑,A村的人追,B村人拿石头往后仍,A村人更加恼火。前面有条河,B村人跳入了河里,A村人拿石头来打,B村人潜入水里。有A村人放了抢,于是,有枪的人都放了枪。B村人,跳入河的那些人,一个都没有起来,河里,慢慢是鲜血。再然后,A村这些参与进去的男人,都离了家,逃亡去了,至今,依然没有回来。全国通缉。

这个故事,让我想起了战争。因资源而起,因为有了枪,有了刀,而让人恐惧或愤怒。极端的情绪,导致了理性的丧失,所有的人,都是惊弓之鸟。误解,再说难免。而误解的后果,即是互相厮杀,你死我活,导致了不必要的死亡。

战争的时候,确实是需要汉奸的,汉奸的存在,相当于翻译官,让彼此的意思,得以无障碍的传达。假想在战争的状态下,一个拿着枪的日本人渴了,来到一个手无寸铁的农户家。他只是想喝水,而没有想过杀人。但是,他无法让中国人明白自己仅仅想喝水,而中国人,一开始就以为日本人想杀人。于是,日本人端着枪,时刻警惕,而中国人亦保持警惕,盯着不远处的菜刀。中国人站着不动,啥事都不做,不会有任何事情发生。遗憾的是,总有一些不要命的年轻人,冲上去拼命,因为,他先入为主的认为日本人过来为了杀人,而他,原本不想死,但更不希望家人死,于是,奋死一搏。再然后,枪响了,日本人杀了年轻人以后,害怕其他人也上来拼命,顺便杀了所有人。再然后,他还是喝到了水。

战争,原本就是这样,人家只是想喝水,因为他总觉得你有,而他没有,于是来抢。他来抢,而我又打不过,或者打过他要死掉家人,我不会和他打,给他算了。他喝饱了,也许就会走了。他如果霸者不走,要一直喝下去,就让他一直喝吧。他不会不给我水喝的,因为,我若是一直没有水喝,要渴死,我自然会和他拼命,他以害怕我拼命的。

为了防止不必要的悲剧发生,引起不必要的死伤,需要这样的人,翻译官,来传达对方仅仅只是想喝水的意图,传达对方准备如何喝水的规划。

姜文有部电影《鬼子来了》,是禁片,至今没有公映。里面有个汉奸,叫董汉臣,我对他极为钦佩。我同样倾佩汪精卫。
我老家是武汉,当年的汪伪政权所在地。我以前问奶奶,是否见过日本人。她说见过,不过没有多少印象,只记得当时日本人砍断了麻将桌的一条腿,然后就走了。武汉人喜欢打麻将,无论战争时期,还是非战争时期,打麻将的人,总是很多。
我爷爷是地主,去过新疆改造,回来的时候,落下一身病,躺在床上十几年,最后死在床上。我们家,是村里唯一的地主,刚解放的那段时间,处处低声下气的,看人颜色,我奶奶是个历来顺受的人,人家说什么干什么,而且没有一点情绪。加上,当年父辈们又年纪小,做事情总是开开心心,没有多少愤怒感。我们对别人的欺负,从来都是接受,做的时候,也总是开开心心。因为我们好欺负,反倒是没有多少人欺负我们。奶奶曾经给我讲过这样一个故事:“有一年,领导让她去山里的采石场工作,去了一个月,然后回来,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比在家里干农活,受人眼色的日子要轻松的多”,后来,有知识的人对她讲:“你是幸运的,他们把地主家的女人,叫到采石场,集中在山洞里,然后把山砸掉,把人埋在里面”。
奶奶的这个故事,只是听说,她自己亦不知道是否有这种事情。我也不相信,至少我不愿意相信,只是,我依然有愤怒。

我这个人,没有民族意识,世界原本一家,同样的,都是人。
我这个人,和谁都是朋友,也和谁都是敌人。我和你说这些话,是把你当成朋友亦敌人。我遇到日本人,看到他是敌人的同时,亦尽量看到他朋友的一面。
我这个人,对我没有经历过的事情,很少做判断,因此,我对现在日本人并没有太多仇恨。对以前的日本人,仇恨是很多的。只是换成我是当年的日本兵,我亦会那样做,我陷入迷茫。战争,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的心里,对日本人是有着深深仇恨的。一直有个疑问,为何,我要仇恨一个,我从来没有见过的人?!又为何,这个世界,总是在宣扬仇恨?!再为何,我为何要听那些人的宣扬,仇恨本不关我的事,我做好自己就足够了啊?!
我这个人,不喜欢用群体来划分界限,也不喜欢用别人的过去看待现在,我只看他如何对我。他对我好,我对他好,他对我真诚,我亦对他真诚,就算他是日本人,就算他是药家鑫或者马加爵。

日本人炸了美国的珍珠港,美国人炸了日本的广岛和长崎,这都是不共戴天之仇,需要记得一辈子的仇恨。美国人时刻防着日本人,日本人亦时刻防着美国人,但这并不妨碍他们交朋友。广义上讲,和日本人交朋友的美国人,以及和美国人交朋友的日本人,都是汉奸啊。

我亦恨日本人,不是因为我的身上留着中国人的血,只是因为我的身上留着人的血。道歉是需要的,不求他做什么补偿,但必须要道歉,真诚的道歉,为那些死去的亡灵。人死了,不会再活过来。
同时,我也恨导致文×革的那些人,因为没有道歉,甚至没有历史。我对那些人的仇恨,要多过日本人,因为,他是欺骗了人,再杀了人。他不仅杀死了人的肉体,还杀死了人的精神,他在人死之前,把人先变成了魔鬼。

我的观念里,对民族主义,是极为痛恨的,一帮人和另一帮人,水火不容,文X革中多了去了。
[6]黄川   2011-7-15 18:38
看了你那关于渔夫的故事,我想你不是要我说出对与错,而是把你的迷茫,也留给我了。
因为事件的前景不可预测或者不可控制,所以迷茫。有时候简单的问题可以归于个人智慧不够,然而更多的时候,决定事件因果本身所有相关的信息就是无法完全获取的。量子世界不确定性定理,还是假想的全知拉普拉斯妖也证明全知的悖论。
我觉得,解决渔夫问题的答案不是对错,而是对于社会这个系统运行“规则”的肯定还是一定程度上的否定。
为了保证一个系统可靠稳定的运行,规则是不允许单独个体随意的去修正的,足够量的群体性质的事件作为影响因子才有决定回环修正的必要。
若是解题,规则确定了,答案就不会变。
做为个体的我们能做的只是去获取信息,这些信息最终融合一起,继而人类社会系统进化和修正以便更为合理和高效的运作。无论对规则的肯定还是否定这些信息都有其价值,我如此去想,那么追寻已有的“执念”去做,便不用迷茫。至少生命、爱、知识这些主题,不会有多少异议的。
我的回复(2011-7-16 00:36):在其他人眼里,你比我高尚,但我并不和你比高尚。我不对其他人负责,只对自己负责,对家人负责。而且,我也有着自己的前提,不伤害任何人。
这样的汉奸,你可以接受吗?!
我的回复(2011-7-16 00:34):我的解决方案是,你做你的奉献,我做我的汉奸。
这样,你会因为自己有付出,别人可以过得更好而心灵平静。
我会因为自己无所失,家人得以保全,同样也是心灵平静。
这样可行吗?
我的回复(2011-7-16 00:30):我是一个自私的人,我的所有行为,都不是为了人类社会的更和谐,只是为了自己。我不坑人,不骗人,不伤害任何人,靠自己的劳动吃饭,清清白白做好自己。我也可以说,如果每个人都像我这样,世界也会最终走向和谐。
我的回复(2011-7-16 00:26):你是否认为,维持系统的稳定性过程中,部分个体,因为“智商不够”,无法识时务,而选择认死理的行为,最后导致自己困惑的结果,是应该的呢?!

问题是,渔民并没有修改规则,虽然这种规则看起来并不合理,至少不合农民的死理。农民只是想要去修改规则,正如我也只是一种想象。

如果,美国打中国,我做了汉奸,你会如何看我?!
[5]iwesun   2011-6-1 15:55
你笑死我,你这厮还真有才。
我的回复(2011-6-1 15:58):不让使剑就只好投降了。
[4]iwesun   2011-6-1 15:36
言论自由:给科学网提建议
的评论关掉了?故意的?
我的回复(2011-6-1 15:53)http://image.sciencenet.cn/album/201106/01/134940zk8d2dci33lis853.jpg
我的回复(2011-6-1 15:39):故意关的
我的回复(2011-6-1 15:38):恩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4 02: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