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ntainwind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ountainwind1

留言板

每天23点到次日7点之间禁止发表留言。

[175]王毅翔   2016-2-6 15:20
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649160-954371.html  此文
没有办法的事。把日子过得愉快一些即可。社会现象后面是自然规律
我的回复(2016-2-6 15:24):  
[174]王毅翔   2015-12-24 19:00
但当资源和机会全球流动后,地缘的作用迅速下降了。--- 基因
你找到分子生物学或解剖学上的证据,--- 英文文献上早有了,只是这些研究 政治不正确,转播较少
神经轴突- --- 照片 已发表
中国人在海外长大 的, 成绩好是在大学以前 - 大学以后被白人赶上, 做研究以后更是。都有统计数据的。我的英文版也有。
基因的效果要上千年左右才明 - ---  犹太人的研究很多  


你看日本 真正 人才級 的人少 博主回复(2015-12-23 22:47):
日本自我的崛起,好像是在60年代以后吧? 选择四小龙进行对比嘛
日本1900 年从明治维新开始,他们二战中 有很多 航空母舰了,他们的 0式 战斗机 曾经 一度领先世界
二战战败后, 不久美国就保护日本, 他们的 知识精英 基本 连续了。


东亚 无论哪个国家,从产天才,欧洲一个小国就可以比  --- 与足球 一样
我的回复(2015-12-24 19:05):  
[173]王毅翔   2015-12-24 14:48
我现在觉得意思基本在了。
有些不想再翻译下去了。你看?
圣诞快乐
我的回复(2015-12-24 18:28):圣诞快乐!
[172]王毅翔   2015-12-23 22:44
你看日本 真正 人才級 的人少
我的回复(2015-12-23 22:47):日本自我的崛起,好像是在60年代以后吧?
选择四小龙进行对比嘛
[171]王毅翔   2015-12-23 22:43
基因的效果要上千年左右才明星。要好代人
我的回复(2015-12-23 22:46):   实验不是这么设计的,是不同时间段(比如50年,200年。。。。。移民)的基因和神经轴突变化分析。
这样可以排除人为分析的误差
[170]王毅翔   2015-12-23 22:40
另外是 歐洲 的上層 知識 階層 認為 東亞人 少 創造力。當然 這些話他們 不會明說
我的回复(2015-12-23 22:44):   这点我也承认。也认为是文化制约的原因,但有没有直接影响到基因呢?如果不能直接生物学研究,使用粗糙的人文方法找第三代移民证明过程需要排除大量的社会学因素是吧?
    社会中都存在机会的不均等与异族的孤立性的,对不?
[169]王毅翔   2015-12-23 22:39
我從10年 前開始想 這個問起
[168]王毅翔   2015-12-23 22:38
非洲 馬來 等 更困難重重
我的回复(2015-12-23 22:41):很明显,因为伦理阶段的不同啊。
处于自然伦理阶段早期的国家,个体对社会发展的影响以及资源利用程度,以及系统弹性都存在问题,即使给他们无数资源也发展不开,相应的,这些不足很可能就是反应在基因和神经轴突上。
我不怕被人说纳粹,只是我更希望的是你找到分子生物学或解剖学上的证据,这个思考如果是对的,那真的是大师级的成果!
[167]王毅翔   2015-12-23 22:37
可能我沒有完主理解你的意思。我想的是 中國 的很多 弱點 是與 地理位置而帶來 的生物演化 相關。因此必然的。
但 如我 以前文 中日韓 在全世界 還是 僅次於 歐洲
我的回复(2015-12-23 22:38):你说的是地缘人文政治部分,无疑早期的地缘作用是最关键的,但当资源和机会全球流动后,地缘的作用迅速下降了。
[166]王毅翔   2015-12-23 22:32
Richard Dawkins进一步认为,文化和技术只是基因的扩展性表型(31)。像海狸做的‘水坝’或土拨鼠做的‘地下通道’,人类的文化是基因改变这些基因的host (主人)所在环境的结果. 因此,基因作用后环境,如社会、文化和技术是基因的延伸表型(31,32) 。
我的回复(2015-12-23 22:36):而进一步说:哲学上所说的——自我的发展,到底改变的是神经轴突部分,还是可能连基因都变化?
这部分没搞清楚,这个理论和我的学科雏形衔接还是存在问题。
我的回复(2015-12-23 22:35):他的思想恰好能突破我广义生态工程学中,人性的那部分。很期望能从分子生物学层次上得到证明,一旦得到证明我整个学科雏形最卡的地方就真的突破了。

但感觉不是很合理,他说的基因改变,怕更多的是针对深层无意识部分的吧? 浅层潜意识和意识路径部分应当是神经轴突的功能?
[165]王毅翔   2015-12-23 22:25
高xiao
我的回复(2015-12-23 22:25):不是高效,好像我们想在一起了,你看看我新发出来的贴,是不是互为补充的味道很重?
[164]王毅翔   2015-12-23 22:23
翻譯開場了 點評一下?
[163]王毅翔   2015-12-23 22:22
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649160-945104.html  此文
[162]金拓   2015-11-27 14:02
你觉得这篇文章如何?
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2908131&do=blog&id=938969
我的回复(2015-11-28 10:41):另外,如果将技术成果这一行为视为一个经济生态学行为,则,其上行平行下行关系一起分析,我觉得就很清楚了。
我的回复(2015-11-27 21:17):另外,中国原创奇缺,我颇为怀疑这些处于种子期的专利技术,到底有用处的能有几个?即使条件充分具备,从种子期能进入萌芽期的怕不多吧?
我的回复(2015-11-27 20:02):金子兄,我觉得大楼不是一天建成的,缺口不仅仅在经济链的中间环节,还在与经济链并行的文化、体制等诸多环节。
退一步,即使经济链的中间环节搞好了,由于同一经济链中存在的各个竞争团体、竞争技术的争夺,在总量不足的情况下技术市场一样做不大起来。
因此只推荐不评价博主的贴来着。
[161]刘拴宝   2015-9-10 21:20
陈哥,教师节快乐,谢谢您的关心和指导。    刘拴宝
我的回复(2015-9-10 22:23):   祝你发财
hidden
[160]用户名   2015-7-30 14:33
评论已经被科学网删除
我的回复(2015-7-30 14:39):是。。。。。。。是自己删的,让人看了笑话来着。我是真发火了。

那小子有病,欠治。也不能留着贴,留着我可能看了又要发火,发火了就想调理他。
[159]yangluo123456   2015-7-28 18:01
请问小文安葬在哪里?能不能告诉详细方位,有机会去北京一定要去祭拜下
我的回复(2015-7-28 18:08):老师安葬在八宝山,具体位置我说不清楚,也得在北京问朋友们。
[158]araul   2015-7-27 13:34
谢谢。有时间当面向您请教一下
我的回复(2015-7-27 13:40):呃,别,直接网上聊就好,呃需要合作的话也得先样品废水来我做成了,且成本低才敢见你啊是不?
[157]araul   2015-7-27 10:52
陈老师,您好。请问您有油田废水的处理技术吗?》
我的回复(2015-7-27 11:19):我没有绝对把握。因为油田废水的处理方法要分几类:
1.悬浮油滴废水——这个需要使用气浮分离,然后废水经过臭氧处理后使用耐盐工程微生物处理。
2.高浓度油泥废水——这个需要加入矿石吸附剂,然后压榨出水,出水再考虑1的方法。
3.油污染水——这个基本是使用耐盐微生物先生化处理后,再用矿物吸附剂或者焦炭吸附的。
我不知道成本合适不合适贵方
[156]吕乃基   2015-7-20 16:02
陈老师你好!以下是我的一篇论文中的第二部分,希望对你有用。全文刊于《哲学研究》2008,5
二、世界3——知识阶梯
    对应于世界1中的量子阶梯和需求层次,是世界3中的知识阶梯。知识的分类,在“纵向”就是知识的阶梯。提出知识的阶梯,对于由整体上把握知识,对于自然科学和人文社会科学各门学科的建设和处理学科间的相互关系,都具有重要意义。知识阶梯是历史范畴,因不同时期而异。本文中指近代科学革命和亚当•斯密的市场经济学说提出后的知识阶梯。在这一分界线前后知识阶梯的变化另文分析。
1.        上向和下向因果关系
在现代科学的发展中,存在物理学向化学的渗透、化学向生物学渗透、生物学又向心理学和人类学渗透等等。普朗克在一个世纪前提出,“存在着由物理学到化学,通过生物学和人类学到社会科学的连续的链条,这是一个任何一处都不能被打断的链条。难道这仅仅是臆想吗?”(转引自路甬祥)这不是臆想。这些学科的研究对象在量子阶梯正处于由低到高相邻的序列,其中任何一种对象由更低层次的物质组成,它本身又成为较高层次物质的组成成分。世界1的上向因果关系即是世界3知识阶梯上低层知识向高层知识渗透的依据。在世界1,自然界演化的最终成果是人类,前者是后者生存繁衍的基础;在世界3,就是自然科学对人文社会科学的全面渗透,乃至“唯科学主义”。在人类社会和人文社会科学领域,与生存需求相关的经济学向其他学科的渗透也是基于上向因果关系。在世界1,先有生存需求,然后才有其他需求,生存需求是其他需求的基础;在世界3,就是先有经济学。自然科学中的大物理学主义,在人文社会科学中也就是“经济学帝国主义”。
总之,由于世界1即研究对象之间的生成和逻辑关系,在世界3,相应较低层次的学科必然向位于较高层次学科渗透,成为后者的出发点和基础。黑格尔宣称:“在科学上是最初的东西,也一定是历史上最初的东西”(黑格尔)。此言可在唯物主义的基础上改写成:“在历史上是最初的东西,也必然要成为科学上最初的东西”。
在世界3同样存在下向因果关系。低层次学科不能代替高层次学科,后者不能还原为前者。例如,上世纪30年代量子力学在向化学渗透过程中,或是遇到难以克服的障碍如“三体”和“超运算”问题,或是提出新的概念如“分子轨道”,由此表明层次间质的差别。在生物学进入心理学、人类学和社会学之时也遇到类似问题。自然科学向人文社会科学渗透在20世纪遭遇前所未有的批判。当代学术流派林林总总,然而反对唯科学主义却几乎是共同的关键词。在经济学大行其道成为“显学”之时,被斥之为“经济学帝国主义”,其他人文社会学科对经济学的抗议可见一斑。自然科学、(古典)经济学与价值无涉,必须接受善的引导,伦理学等赋有重任。自亚当•斯密之后包括制度经济学和博弈论等在内经济学的发展就表明了这一点。
位于高层的学科对低层学科进行选择和引导,防止自身的还原或低层学科的代替倾向,这一过程本身就是高层学科的建设和完善过程,也是对知识阶梯和世界3发挥了积极的功能。从更大范围来看,科学与文化的关系,或者科学文化与人文文化的关系,二者即分别处于较低和较高层次。前者是后者的出发点和基础,后者对前者进行批判和引导,与此同时建设与完善自身。
上述知识阶梯的上下向因果关系在计算机由物理层-操作系统-应用软件……到嵌入式软件的7层及其彼此间的关系中可以得到进一步说明。低层服务于高层,是高层的基础,高层使低层的价值得以显现。
2.        由实体到关系
世界1中层次由低到高的变化,对于理解世界3由低层到高层的变化提供了启示。相应于对象性质的变化,知识层次由低到高渐次显示出松散性、实践性和主观性,以及全息性。
松散性  松散性指概念体系的模糊,个性与变化,不自足而彼此相关。
经典物理学 的概念体系清晰,逻辑严密;化学已有所不逮,结构式难以与化合物一一对应,于是有“共振论”;生命科学更是如此。至于人,其定义大概只能是“社会关系的总和”。正如海德格尔所言:“一切精神科学,甚至一切关于生命的科学,恰恰为了保持严格性才必然成为非精确的科学” 。
在自然科学中,属于较低层次的物理学和化学,其研究对象在存在的次序上在先,在结构上是高层物质的基础;在形式上属于非嵌入编码知识(吕乃基),与对象的特殊性及其语境、与主体及特定价值无关,具有相对明确的边界和严格的规范。有些地质和生态现象、古生物为一国所独有,因而地质学、生命科学和生态学在一定程度上具有嵌入性,有地域之分。国外研究机构之所以更多与中国的地质研究部门合作,中国的古生物研究之所以在世界上有一席之地,除了研究本身的水平外,对象的特殊性,也就是学科的地域性起到重要作用。数据表明,中国的院士多数在沿海发达省份,其中唯独地学在其他省份较多。在留学比例上,数理和化学分别达49%和72%,地学和生物学部留学人数较少,前者仅占14%,这显然与研究领域有关。低层学科强调普遍性和与国际接轨,而较高层的地学和生物学因拥有独特资源而更具有本土化条件(卜晓勇)。
因对象的不断变迁,生态学必然“与时俱进”,过去关注物种灭绝,眼下的重点则是全球气温上升等,未来还会有新的热点。固然,物理学和化学同样在发展,但这主要不是本体论意义上的变化,而是认识过程的深入,因为其对象原已存在,只是没有发现或重视。
进入心理学、人类学和社会学领域,对象因特定社会、家庭,因人,因其所处的特定语境而异,以及因研究者的视野和价值判断而异;相应的知识越来越松散,嵌入到对象、语境和主体之中。学科固然仍有其共同的理论基础,但其地域和时代性较之地质学等明显增强。再以中国眼下的科技哲学为例。自然哲学,可能除地学哲学和农学哲学外,所论所言与国外学术界别无二致;科学哲学也难显特色,所见者或波普尔或劳丹;在提出工程哲学和产业哲学之前,特别在更早时期,技术哲学几乎言必称海德格尔,后来则有斯蒂格勒和米切姆等。随着工程哲学的兴起,中国特色随之彰显,产业哲学进一步凸现地域性、民族性,也就是中国特色。这是其学科在知识阶梯中的地位所决定了的。早在10余年前,于光远先生就希望他所说的“中国的哲学学派”要侧重于解决中国社会主义建设中的实际和理论问题。“这个学派的特点必然导致特别关心社会问题——特别是中国经济文化建设”,“要联系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路子”。(于光远,第17、5、22页)
从作为共性和研究出发点的经济人假设、生存权和启蒙运动基本理念,到发展权、个人的信仰和审美,由经济学到伦理、宗教和美学,松散性越来越大。陈平原先生在谈到如何与国际的汉学家对话时指出:“不同科学,国际化程度不一样。相对来说,自然科学很早就国际化了,同样在《科学》、《自然》上面发文章,对学问的评价标准大体一致。社会科学次一等,但学术趣味、理论模型以及研究方法等,也都比较容易‘接轨’。最麻烦的人文学,各有自己的一套,所有的论述,都跟自家的历史文化传统,甚至‘一方水土’,有密切的联系,很难截然割舍”。(陈平原)在此意义上,如果说科学有可能是自足的,社会科学则是不自足的(赵汀阳),所以需要大量地、不断地,以及随机地从所嵌入的语境,从实践中(见下文)和其他学科汲取和交换营养。
位于低层的学科,其对象或存在于人类诞生之前,因而对于所有研究者基本上是相同和不变的;或者就是每个人都大致相同的生理需要。关于这些对象的知识在形式上就是边界清晰概念严谨的非嵌入编码知识。而位于高层的学科,特别是人文社会学科,由于其对象的个性化并处于不断变化与生成之中,处于越来越广泛的联系之中,“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以及由于研究者的价值负荷,因而关于这类对象的知识就是嵌入编码知识或隐性知识,与特定的对象及其语境,以及与主体不可分割,所以必然导致学科的松散性。
松散并不是一盘散沙。首先,位于高层相对松散的学科拥有共同的基础——位于低层的非嵌入编码知识,这就是上向因果关系。其次,学科间的关联。物理学向高层学科渗透,但其本身边界相对清晰,生命科学则涉及物理、化学、生物学、地质学、生态学、天文学,甚至气象学和考古学。在人文社会科学领域,学科间的渗透愈盛,划界愈难。世界3中高层知识的松散性是由世界1中的高层涉及面的广泛、变化,以及世界2主体研究视角的多方位所致。不自足的高层学科必然更多受到其他相关学科影响,并从这些学科汲取营养。人类全部知识的发展史如同一棵不断生长的大树,距根部越近,知识越具有同一性,成为所有树枝的共同基础;距根部越远,知识各不相同,同时又彼此紧密相关。模仿马克思关于人的概念,可以这样定义位于世界3高层的某某学科:“是……关系的总和”。
实践性和主观性  实践性的依据是,在世界1由低层到高层,功能的作用或系统的主动性增强。自然科学中的实验虽也是实践活动,但其主要作用在于认识;改造自然的职能主要由技术学科来做。自然科学的高层逐渐显示出实践性,如生命科学与医学的密切关系,环境科学和生态学本身带有很强的实践性。
人文社会科学领域的各分支都清晰可见学科对现实的积极干预。于光远强调[6],科技哲学“不应该限于一般的、抽象的思辨,而是要去做特殊的具体的研究,向着实践的方向前进,直到在实践生活中显示出这种研究的重要意义”。(于光远,第5页)由自然哲学、科学哲学、技术哲学和STS,前二者难以干预,实验室研究也只是旁观,技术哲学,尤其是工程哲学和产业哲学,以及STS,对现实的干预愈演愈烈。在文学领域,“本国文学研究有更多的‘承担’——研究者跟这片土地有着天然的联系,希望介入到社会变革和文化建设里面去,而不仅仅是‘隔岸观火’”。(陈平原)
正因为“介入”,于是主观性不可避免,必然带有价值引导和判断。社会科学的任何一种知识同时是一种价值诱导(赵汀阳),在于光远先生对“中国学派”的企盼中清晰可见。实践性赋予研究者更为迫切和更强烈的责任感。诚如陈平原先生所言,“本国文学研究……可能显得有些粗糙(即松散性-引者),但元气淋漓。……在这样的研究的背后有情怀”。(陈平原)无疑,在自然科学各学科的背后也有“情怀”,但这种情怀仅或主要体现于研究过程中,结论要求客观、非嵌入。但在高层学科的内容中,研究者如斯蒂格利茨和阿马蒂亚•森的情怀力透纸背,直接见诸于他们的研究成果之中。
如果说低层学科主要从在人类社会形成之前已经生成的自然界,以及通过认识过程汲取营养,那么高层学科的知识是知识之树上位于末端的树枝、树叶,直接从日新月异、各具个性的社会现实中,以及通过实际的干预提炼知识。因而,在此意义上,高层学科与低层学科相比显得“元气淋漓”。
实践性并不排斥理论。相反,高层学科的实践性更需要得到理论的规范和指导。在发挥实践功能中既要注意一致的理论出发点,又以实践中遇到的新问题诘问之,以推动理论的发展。同样,主观性和价值引导并不排斥客观性(罗尔斯的“无知之幕”)或主体间性(哈贝马斯的“商谈”);只有在此基础上,关注事实和规律如何在特定价值观影响之下被选择,以对自己和他人的研究保持清醒的头脑,知识才可能交流与共享。
全息性  类似于世界1,在世界3的知识阶梯的高层同样可见全息性。在科技哲学中,技术哲学研究技术的产品和服务(包括用于生产和制造过程)的存在方式和演化方式,是技术哲学中的“自然哲学”。研究技术创新的动力、机制、模式等,类似于科学家获取知识的方法以及知识如何增长等,相应于技术哲学中的“科学哲学”。(陈其荣;丁云龙、远德玉)由于技术的特点,无疑这里要增加实践的内容,乃至以后者为主体。在上述二者的基础上对技术本质的研究,则是技术哲学中的“技术哲学”。至于技术和价值观、社会的关系等,则相应于技术哲学中的“STS”。由此可见,作为科技哲学一个分支的技术哲学,在一定程度上再现了科学技术哲学整体的结构。
在更大范围上,哲学包括本体论、认识论,以及历史观和价值观。作为哲学的一个分支,科技哲学同样涵盖这三方面。其中的自然哲学和技术哲学中的人工自然哲学无疑可归入本体论,以实践为核心的技术论则与目前本体论研究的实践论转向相一致。科学哲学,以及技术哲学中有关知识和方法的研究相应于认识论。目前,科学哲学中的SSK,以及STS都涉及历史观和价值观范畴。
由逻辑的东西与历史的东西之关系视之,世界1是在先的历史的东西,知识,世界3是对历史的必然性和规律的把握,是逻辑的东西。在近代科学革命、工业革命和启蒙运动之后,逻辑的东西与历史的东西相一致。不仅如此,历史的东西在各方面规定了逻辑的东西的存在方式和内在关系。
我的回复(2015-7-20 18:47):谢谢老师,容我细思。
我一直企图从“可粗略计算可行性和路径”的角度对自然生态和产业生态进行剖析,我现在比较大的疑惑是:
比如在蒙古高原同一个亚文化区内,这里的生态容量比较大,那里的生态容量比较小,此生态容量相应对应着蒙古游牧亚文化的阈值上限和阈值下限。
当我引入新的产业后,牧民的生态占有量肯定迅速下降,假如我强力控制牧民生态占有量不低于阈值下限,换句话说,我强力控制住了自然生态破坏极限和产业生态的资源夺取极限之后,那么,
引入的产业与游牧亚文化之间能垒是否越高,则对游牧亚文化的文化生态冲击越小? 还是说是一个先向上然后向下的曲线?
      我们先忽略政府回馈效率和实质上市场容量的问题(当做是理想模型吧),进行局部分析。能垒越高,相同生态占有量下产值应当是越大,高科技科技或文化产业创造价值肯定大于工业,工业又大于农业。基于正义论基础上越可以大幅回馈牧民进行文化传统的保留。也就是说——从社会博弈角度看来自外加力量摧毁的文化冲突可能性会越小。
    然而,从个体角度看,只要尚未进入自然——产业——文化生态耦合文化下的现代生产方式,能垒越高的产业对人内心世界的冲击越大,来自内部力量自我摧毁的文化冲突可能性越大。
————————————当脱离理想模型时,引入产业市场容量、政府工作理念和效率、市场风险/自然风险/政治风险因素后,一系列权重都在不可控变化中,而且对于一个网络体系而言,动一点牵全身,如何找到可能不会失控的阈值超级难。
   老师我晕了。。。。。。这玩意儿连调查资料都无法收集,要比较有把握对西部开发进行可控调控,从理论上难度都极大。我深度怀疑中国大陆没进入现代文明阶段之前,理论上是驾驭不住西部开发的。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12 04: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