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科学 论文
查看: 746|回复: 0

视感官与脑搞清楚了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30 11:27: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视感官与脑搞清楚了吗?
已有 167 次阅读 2018-3-29 21:57 |个人分类:小宇宙探索|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视感官, “相由心生”    推荐到群组  



视感官与脑搞清楚了吗?



Are the visual receptor and brains clear?
都世民(Du Shimin)
关键词:视感官,脑,心,“相由心生”
Keyword: visual receptor brainmind
问题的提出
笔者在查阅“相由心生”这一词组时,发现中国“成语词典”和《辞海》未收录这一词组。在百度网有这一词条,而且很长。这一词条作者不知何人?给出的解读是多方面的,有科学解释、唯物主义观点、佛学观点、心理学解释、玄学解释。最后编辑小议[1]
然后笔者又查阅“相由心生”这一词组的英语表述。其英语表述更是丰富多采、见人见智。
问题一:应该说四个汉字的一个词组“相由心生”是不算成语吗?不该收录在《辞海》中吗?[2,3]
问题二:人工智能不是解决了翻译问题吗?为什么一个词组“相由心生”的英译没有满意答案?[4]
问题三:“相由心生”为什么会有“科学”、生理学、玄学、佛学、哲学等分类解释?这说明我国古文化中有科学!不是没有科学!
问题四:吴国盛的著作“什么是科学”和张双南的演讲认为中国古文化中不可能有科学,科学是源自古希腊,这种说法对吗?吴国盛说中国没有创新的土壤,对吗?[5-9]
问题五:“相由心生”的百度百科词条中唯物主义观点认为:人的眼睛就是一部光学仪器,我们所能看到的圆的、方的、扁的、高的、矮的、黑的、白的、红的东西都是光线经过我们的眼睛变焦投射到视网膜上成像,这个像刺激视觉细胞产生脑电波再传导到大脑皮层,于是我们“觉”到了像。也就是说,我们“看”到的“像”不是眼外之物本身,而是“觉”到的由“心”所间接生成的像(只是这个过程时间非常短暂,我们觉察不到),而在一般概念中又把这些“像”称为“相”,所以才有“相由心生”之说。《金刚经》为什么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呢?因为从“相由心生”的角度看,相本质上不过都是些“脑电波”而已。 [1]
上述解释是与自然科学紧密相关,它涉及到三个要素:感觉器官、脑与心。到底当今自然科学搞清楚了吗?实际上这是跨大学科问题,涉及大、小宇宙;涉及人文社科和自然科学;涉及到“天人合一”。
“相”在哪里?
要讨论“相由心生”,这相来自哪里?首先是来自眼睛,眼视周围物体,又必须有光。光有日光、月光、星光、灯光等。郭光灿院士发文:光究竟是什么?在文中又提出一个问题:3米以远能看见一缕烛光吗?[10]
上了年纪的人都知道这个问题,是不成问题的问题,不用说3米就是30米也能看见烛光。可是郭先生提出这个问题不会那么简单。郭先生从自已从事的光学专业提出此问题,因为烛光光强可测量,而光强随离光源距离增加是衰减的。这是开普勒和麦克斯韦理论所指出的,按此理论计算离烛光3米远时,肉眼见不到烛光。难道西方名家说的错了吗?自然科学研究的结论不适用吗?郭先生换了一个角度,从人眼找答案。
一支烛光人眼可见,近处可见烛、烛芯、烛光及火焰,还有气味。到远处可见烛光,却不见烛和火及焰,也看不见烛芯。这“相”在变,如果远至1公里外,还有烛光吗?这相由实变成虚妄。
如果在烛光近处用放大镜看,这烛光的相又会不同。这一切是在大宇宙观察。
如果我们跨入小宇宙看人眼,在眼球处是什么结果?
1. 楊雄里院士在中国百科编写的词条“视觉”中明确指出人眼屈光系统是相机原理。这眼球是看成双凸透镜,光线在眼球内有折射,用直线表示。[11]
2. 寿天德教授在他的著作中明确指出人眼不能看作相机。[12]
3. 北大饶毅教授在“谈色”一文中也指出人眼不是相机。[13]
4. 浙大教授童勤业新近发表的著作中认为人眼屈光系统是相机原理。[14]
5. 微小光学专家普遍认为人的眼球是水晶体,是变折射率球形透镜,光线在其内是曲线行进,不是直线。[15]
6. 天线专家认为人眼里有天线。[16]
7. 中科院的期刊《科学世界》刊文认为视网膜上视细胞是光传感器。[17]
8. 笔者认为人眼的眼球与视网膜是一组合整体,构成超级超宽带宽角扫描阵列天线。[18]
以上是对人眼屈光机理的不同看法,人眼不是光学仪器,人眼成“相”不是现在所说的频率很低的脑电波就能解释的。人眼成像不在视网膜上。也就是说,这唯物主义观点不唯物,是自己的想像。
像在脑里吗?
相由心生是中国古人留下的文庫中宝贵财富,这不是没有科学道理,而是我们不理解。
按西方观点,人眼的像是在脑内产生,从视网膜上的神经纤维到中枢神经系统,这像是怎样在脑内产生,搞清楚了吗?
楊雄里院士在他编写的词条中明确指出:“从初级视皮层又有纤维返回上丘和外侧膝状体,这种反馈通路的功能意义还不清楚。”
“视觉信息(如颜色、深度等)在视觉中枢的处理过程,至今仍然所知甚少。在视皮层中已发现了对某种颜色或某一个深度有特异反应的细胞。但资料仍然是零碎的,为了透彻地认识视觉的机制还需要进行更为深入的研究。”
寿天德教授认为:视觉信息处理的研究也面临着严峻的挑战。一个根本的问题在于脑的各部分越来越趋向于分工处理各种各样的视觉特征,然而我们的知觉和认知过程,却又是把这些各种各样的视觉特征综合成一个完整的视觉实体。而脑又是怎样实现把脑的像转变成为心理像或认知像的,也即脑的活动如何上升成为我们的精神活动?这似乎是一个大的哲学问题,但也是我们视觉神经科学家责无旁贷的、必须回答的问题。视觉神经经科学和心理学之间存在的巨大鸿沟,需要我们的神经科学家一铲一铲地去填平。
童勤业教授认为:有人说眼睛是心灵的窗口,但是我们还是相信蒙卡斯尔的话:“大脑是用同样的原理去“听”、去“看”的。其实嗅觉、味觉、听觉、视觉系统都是以同一机理去接收外界信息和处理外界信息的,只是视觉信号复杂一些,多了时间和空间结构,这些感觉器官应该都是心灵的窗口。
我们没有彻底解决图像识别问题或图像认知问题,关键是因为还没有掌握具有空间结构信号的处理机理,还不知道神经回路如何处理具有空间结构的图像信息,或者说,还不知道是用怎样的神经回路检验模板匹配。能够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法同样也适用于语音识别和气味辨识问题。
不难看出像由脑生的观点根据不充分,实际上是没有搞清楚。
20世纪90年代中期,克里克在其科普著作《惊人的假说:灵魂的科学探索》中指出,我们的思想、意识完全可以用大脑中一些神经元的交互作用来解释,这就是他提出的关于意识的“惊人假说”。克里克和科赫(Chnstof Koch)提出了一个真正令人惊奇的猜测:众多神经元以大约40 赫兹频率的同步放电活动是视觉意识形成的关键机制
作为克里克对意识本质问题兴趣的一部分,他还研究了关于人类梦境的复杂问题。当然,克里克研究的目的并不在梦本身,而在神经网络。他认为只有理解了神经组群之间如何相互作用和协同工作,才能理解大脑。神经组群之间这种复杂的相互作用有时发生在睡眠和快速眼动中,克里克希望通过研究梦来作为神经交互作用的证据。
总之,“相由心生”与“像由脑生”是東西方文化和科学探索的不同之处,这是探索小宇宙不同的思维模式,我们要创新必须走自己的路。为什么西方古人很早就提出“脑”,中国古人很早就提出“目”与“心”,不提脑,因为脑是一个器官,到底是“脑想”还是“心想"?我们中华儿女要回答这一问题,是"心想"不是"脑想",是"相由心生"不是"像由脑生”。中国古人不是没有科学,答案在哪里?为什么生物学家只相信“眼见为实”,不相信“眼不见也为实”。
一百多年前,西方不承认麦克斯韦电磁理论,一百年后又犯同样错误,只有离子通道神经元,却看不见光就是电磁波!电磁波是交变电磁场作用于人体,生物学家却到处找磁场。西方不相信中医经络和气,因为经络和气是肉眼不可见。我们必须承认小宇宙内有电磁波!视觉感官里有光,光是电磁波!是无可非议的事实。
参考文献
[1] 相由心生,百度百科词条。
https://baike.baidu.com/item/%E7%9B%B8%E7%94%B1%E5%BF%83%E7%94%9F/4437171?fr=aladdin
[2] 汉语成语词典/伍宗文等编,一成都:四川出版集团:四川辞书出版社,2003.6 (2004.9重印)
[3] 《辞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89年。
[4]相由心生 英文,来源:百度网词条.
https://www.baidu.com/s?wd=%E7%9B%B8%E7%94%B1%E5%BF%83%E7%94%9F+%E8%8B%B1%E6%96%87&rsv_spt=1&rsv_iqid=0xfdf623ce00021549&issp=1&f=3&rsv_bp=0&rsv_idx=2&ie=utf-8&rqlang=&tn=baiduhome_pg&ch=&rsv_enter=1&inputT=3961
[5]【一席】张双南:什么是科学,2017年5月30日 ,来源:百度网词条
[6]《什么是科学》出版来源:科学网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吴国盛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534476-998414.html 
[7]吴国盛:什么是科学,来源:: 如觉 2013-10-15 20:59:30
收入周立军主编:《名家讲科普》(第1辑),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2008年4月出版
[8]温新红,吴国盛:追问什么是科学,有现实意义,来源:科学网2016/9/21 14:03:23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6/9/356836.shtm
[10]郭光灿,光究竟是什么?《科学世界》,2017年第9期。
[11]视觉(楊雄里),来源:中国百科词条。
[12]寿天德 ,视觉信息处理的脑机制,(Brain Mechanisms of Visual fnformation Processing),当代科学技术基础理论与前沿问题研究丛书,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出版社。1997 年12月第1 版  2010 年1 年10月第2版。
[13] 饶毅谈色来自: 逸心茶舍 >《色彩》 新浪微博2015-04-02 .
[14]童勤业  张  宏  丁  炯  著,理论神经信息学初探探:生物声呐及其他感觉系统信息处理机理研究,一杭州:浙江大学出版社,2018.2。
[15]刘德森等著,微小光学与微透镜阵列,—北京:科学出版社,2013,2013年4月第1版。
[16]钟顺时编著,天线理论与技术,一北京:电子工业出版社,2015.1。P435.(国防电子信息技术丛书)
[17]视觉:察觉形态与运动,《科学世界》,2016年第4期,译者:苏亚帷 。
[18] 都世民,人眼是超宽带超级阵列天线,The human eye is Super array of UWB antenna
http://lt.cjdby.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225832&extra=
[19] 弗朗西斯·克里克,来源:百度百科词条。https://baike.baidu.com/item/%E5%BC%97%E6%9C%97%E8%A5%BF%E6%96%AF%C2%B7%E5%85%8B%E9%87%8C%E5%85%8B/1668613
[20] 万小龙等著,科学本性与人文精神:科学技术中的人文问题,一北京:人民出版社,2011,p109-11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19 21:1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